菠蘿網目錄

小僧一心還俗 第165章 道然的選擇(6000)

時間:2022-08-17作者:拜月仙靈

    距離鼓樓街斗法已經過了十天,道然依舊住在千燈河上的畫舫之中。

    這期間,龐太師派人來請過他,只是道然拒絕了。

    十天時間,那群遼國韃子都已經腰斬掛菜市口了,但那些與遼國韃子勾結的鴻臚寺官員連個罰款都沒有。

    因此,道然決定跟龐太師劃清界限。

    只是沒想到,第二天龐太師的下馬威就來了。

    畫舫之上,氣質慵懶的女道士問道然說:“你就這么晾著那些官差?”

    玄機子雙手捧著茶杯摩挲,時不時喝上一口,越來越有退休老干部的氣質。

    “有什么問題?”道然頭也不抬,很仔細地觀察著面前的瓷盤。

    瓷盤上放著一顆蟲卵,正在緩緩地蠕動著。

    這是道然親自培養的第一只蠱蟲,能不能成功,就看能否孵化了。

    不過,如今千燈河岸邊還站著幾十個捕快,全是來抓拿道然去開封府受審的。

    七情真人死了這么多天,今天才開審,這一看就是借口。

    只不過,他們被河里游弋的巨大黑影給嚇到了,完全不敢上船抓人,只能在岸邊給道然喊話,讓他去開封府投桉自首。

    道然的選擇很簡單,就當沒聽見。

    下山這幾個月,道然算是對如今的世道有所了解。

    當初以為當上國師就能解決問題,現在看來,這個想法實在是有點單純了。

    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的話,沒了千宿真人,也會有百宿真人,沒了龐太師,還有張太師。這個皇帝不求長生了,下一個皇帝未必也愿意平平靜靜地老死。

    世間一切疾苦,多半因為求不得,而且是這些大人物的求不得。所以,道然最近幾天都在思考解決方桉。

    某位偉人用自己的親身經歷告訴道然,光憑造反是沒有意義的。不去深入思考本質,不去分析當前環境所獨有的矛盾,生搬硬套別人的東西,結果就是眼高手低好心做壞事。

    事關天下的大事,不是幾天時間能梳理出來的。道然如今也只是有個模湖的想法,還不成體系,需要更多東西的支持。

    眼前的研究,正是其中一環。

    都開始為國計民生而努力了,外面那群聽令行事的捕快猶如疥癬之疾,道然完全沒有放在心上。

    瓷盤上的蟲卵終于開始孵化,兩只米粒大小,白玉般的蠱蟲爬了出來。

    道然用御靈之力感應一番,然后露出滿意的笑容。

    “總算是成了!钡廊徽f。

    “不成功才怪!毙䴔C子說。

    玄機子從一開始就沒將注意力放到這對蠱蟲上,因為她很確定道然這次煉蠱不會失敗。

    不是算出來的,是玄機子親眼看過道然煉蠱之后得出來的結論。

    在玄機子看來,道然學東西很快,而且能舉一反三,通過什么對照組,排除法,很快就將蠱蟲培養所需的溫度,藥品和各種忌諱都驗證出來。

    玄機子也算是煉蠱的行家了,但很多時候都是純靠經驗和直覺。玄機子也會總結得失,但并沒有道然做得這么精細,光是那些圖表格式就看得玄機子大有收獲。

    她還真沒見過如此一目了然的計算方式,那些柱狀圖比例什么的,一開始像是看天書,學會之后就會發現比老師留下的筆記更精準更易懂。

    這小和尚,真的是修行的天才,也只有他能夠在短時間內培養出這種奇特的孿生蠱蟲。

    道然沒在意玄機子的話,而是小心翼翼地將這對蠱蟲封入蜜丸之中,然后遞到旁邊另一人的面前。

    “左施主,你確定要冒險嗎?”道然問道。

    這第三人正是左萬里,自從鼓樓街斗法之后,左萬里就辭去了金牛衛的職務。理由倒也很合理,他雙手多出骨折,雖然被小喬的琴聲治療過,但也只是恢復到日常生活無礙的狀態。

    但重新接上的雙手總是止不住地微微顫抖,顯然是經脈重新生長的時候沒完全接上,這樣一來左萬里的武功就廢了大半。這樣的打擊,對左萬里來說無疑是令人絕望的。

    再加上左萬里對朝廷也是心灰意冷,所以索性就辭了官職。迷茫不知所往時,左萬里想到了道然,希望可以讓這位圣僧給自己指點迷津。

    道然也沒思考多久,就問左萬里說:“你想不想成為修行者?”

    左萬里也沒猶豫多久,對道然說:“請圣僧成全!

    見識過薩滿巫師的詭異咒術,還有道然救治萬民的神奇手段,沒人會拒絕成為一位修行者。只是左萬里沒想到,自己什么都沒做,就得到了這樣的機會。

    這份恩情,左萬里都不知道怎么報答。

    如今看到道然將蟲丹遞過來,左萬里完全沒有任何猶豫,抓起就塞進嘴里,然后咽了下去。

    道然已經跟他說過,凡人想要成為修行者,近乎逆天改命。這蠱蟲入體的修行方式有很大危險,但左萬里還是義無反顧地吞下去。

    不當上修行者,這雙手便恢復不了,他這輩子除了打打殺殺還會做什么呢?死在蠱蟲反噬之下,總好過成為一個廢物虛度余生。

    外層的蜜丸很快便消化干凈,左萬里還以為這蠱蟲入體會令人痛苦難當,但事實正好相反,他只覺得一股暖流從胃部流遍四肢百骸。尤其是他的雙手,原本出現錯位的筋脈似乎都在緩緩地修復。

    道然伸出手,按在左萬里的膻中穴上,仔細感應他體內的孿生蠱蟲。

    這對蠱蟲結合了靈玉蠱和七情蠱的效果,有種陰陽雙生的其妙感覺。

    靈玉蠱能夠轉化養分,不斷改造強化人體,讓頂尖武者觸摸到修行的門檻,但這個過程非常危險,因為靈玉蠱本身不穩定,暴走起來就會將宿主殺死。

    道然培育出來的孿生蠱蟲加入了七情蠱的效果,可以有效安撫這種狂暴的情緒,甚至可以吸收宿主本身的激烈情緒來提供養分,促進蠱蟲成長。

    其實就是加了個防暴走的保險,安全性大大增加,但突破效果不會有多少變化,還是得看命。

    只能說,武功練得越高,成為修行者的幾率越大,但具體幾率有多大,道然還需要大量的實驗數據。

    道然將這孿生七靈蠱的優劣給左萬里仔細分說,最后提醒說:“左施主,這蠱蟲還是小僧第一次嘗試,或許還有別的副作用,若是感覺有任何不適,請馬上告訴我。而且請你注意,這蠱蟲還能壓制你的情緒,很有可能連你的喜怒哀樂一起吞噬!

    左萬里笑道:“那豈不是更好?佛家講究色即是空空即是色,這時刻保持靈臺清明,不為貪嗔癡所困,那簡直是天下和尚的靈丹妙藥啊!

    道然略感無語,怎么是個人都覺得和尚很不錯?

    “阿彌陀佛,左施主覺得修煉刀法,是用手握刀來練呢,還是用繩子將刀綁在手上來練?”道然問道。

    左萬里思考片刻,慚愧地說:“是在下錯了,走捷徑永遠無法練好武功,想來修行也是一樣!

    “阿彌陀佛,施主并非佛門中人,有所誤解也無可厚非。修佛講究自愿,用蠱蟲來壓制人的貪嗔癡三毒,豈不是等于強迫別人出家?如此行徑,我佛不為也!钡廊徽f。

    法海啊法海,希望你也明白這個道理,強扭的瓜不甜啊。

    總之,左萬里作為道然第一個實驗小白鼠,也在畫舫這里住下了,反正他父母早亡,又沒老婆孩子,住這里正合適。

    道然讓左萬里自己去練功,然后繼續跟玄機子進行修行方面的研究。這算命的戰斗力很渣,但各種奇思妙想也令道然贊嘆,這孿生七靈蠱能這么快培養出來,玄機子也是出了不少力氣的。

    除了蠱蟲之外,道然還從三都骨那邊弄來了一個獸皮袋,上面裝了三都骨大半輩子的積蓄。

    幾枚存著咒術的特殊玉石,一張寫滿了契丹語的羊皮卷,全是三都骨的咒術修行心得,還有許多不知道功效的丹藥。這些東西都得仔細研究,看能榨出多少油水來。

    同時,道然準備好好研究一下雷震子傳授的搬山訣,這功法笨是笨了點,但似乎不怎么挑資質,只要是修行者都能練,只是個人成就不同。這就有點武俠秘籍龍象波若功的意思了,若是能進行改良,說不定也有奇效。

    道然這邊要忙的事情很多,下山這么久,總算是真正發揮出修行者餐風飲露的本事,吃飯睡覺都省了,全心全意地進行研究。

    因此,直到日落西山,畫舫外的開封府捕快都沒能等到道然出現。

    作為捕頭的王朝有些焦躁地踢著地上的石子,還不敢太用力,生怕不小心踢進河里,激怒了那條恐怖的巨蛇。

    “王捕頭,我們現在咋辦?府尹大人讓我們將道然圣僧抓……請回去,現在連人都見不著,回去肯定要吃掛落的!蓖醭磉叺男〔犊鞚M臉憂傷地說。

    “怎么辦?涼拌,你們想吃掛落還是想沒命,就這么大一條蛇,你們誰敢上船,我這捕頭就給他做!蓖醭瘺]好氣地說。

    今天早上剛來的時候,王朝就想過登船,結果剛靠近岸邊,那條恐怖的青蛇就從水里冒出頭來。那蛇頭比馬車還大,一口就能將他們這群人全吞了。

    聽說這是道然圣僧收復的護法,在鼓樓街斗法之時也現過身,顯過神通。王朝他們一個月才幾兩銀子,怎么敢跟這么恐怖的巨獸拼命?

    從早上拖到黃昏,府尹大人派人催了十幾遍,王朝也沒想出什么辦法來。

    事到如今,只能撤了。

    雖然到最后還是什么事都沒干成,但王朝還是覺得辛苦自己了。

    “兄弟們,咱回吧!

    王朝帶著捕快們回到府衙,還沒見到開封府尹,迎面走來一個皮膚黝黑的書生。王朝連忙走上前招呼說:“包拯老爺,又來衙門幫忙啊!

    這位叫包拯的舉人不簡單,是太學里面出類拔萃的才子,經常聽別人提起。不僅如此,他休假了喜歡來開封府幫助府尹大人處理公務,算是半個師爺。開封府尹對包拯也極為看重,因為他才來幾天就幫忙破了兩樁陳年懸桉,讓府尹大人得了不少美譽。

    加上包拯為人正直,對人熱誠,衙門上下都對他很有好感。王朝都有幻想過,要是這位能來開封府當個刑名師爺,那他們的日子就好過得多了。

    只不過王朝也知道這個想法有點不切實際,哪怕包拯考不上進士,那也是堂堂舉人,不至于要去當師爺這個無名小吏。而且包拯是出了名的才子,中進士只不過是時間問題,到時候在翰林院混幾年資歷,當官就是知縣起步,上不封頂了。

    包拯看到王朝,也熟絡地回應說:“王捕頭,今日整天沒見你在衙門,是有什么麻煩的差事么?”

    “唉,別提了。府尹大人讓我去抓拿道然法師,我忙了一天,連他的面都沒見到!蓖醭銓⒔裉焖庥龅囊磺卸几嬖V了包拯,希望這位聰明的舉人老爺可以指點指點。

    包拯一聽,也是忍不住皺起眉頭。

    鼓樓街之事他早有耳聞,聽說道然粉碎了遼國使團的陰謀,這不僅沒有功勞,反而被追究千燈河事件的罪名。

    按律法,道然殺了七情真人,確實是犯法了,但包拯可不是只會死讀書的傻子,當初他跟祝威都在現場。道然這是解救了千燈河上數千人的性命,這也要被判刑的話,只能說這大周的律法未免太過不公了。

    原本開封府也沒準備管這事,就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意思,突然以此發難,其中必定有朝廷重臣在博弈。

    以包拯的見識,很快就想到了龐太師,只有這位朝廷重臣能夠讓開封府幫他抓人。只是包拯想不明白,道然當初上京就是要走龐太師的路子,兩人怎么會突然鬧翻。

    以道然之前的表現,他也不應該是自持法力與朝廷對抗的人,這其中必定有重大緣由。

    包拯不敢跟王朝多聊,只推說自己并不了解事情始末,需要些時間去調查。王朝也沒相關包拯可以三言兩語解決這個大麻煩,不過有包拯承諾幫忙,他就有借口應付府尹大人了。

    包拯趁著太陽還沒完全下山,快步朝著千燈河的方向趕去。

    千燈河就是娛樂消遣的地方,自然不會距離京城繁華之處太遠,只不過等包拯來到的時候,太陽也已經徹底下山。四周漆黑,只剩下河面上點點燈火之光。

    跟上一次來時相比,這千燈河無疑要冷清得多。但在包拯看來,如今點亮的燈火映照的都是船上人的希望,而當初點亮的河燈再璀璨,都照不亮人心的黑暗。

    包拯來到河邊,撐著小船登上了畫舫。

    道然自然是還沒睡,聽說包拯來訪,也將手上的研究暫時放下。

    包拯覺得這位道然圣僧幾天不見,似乎又變得好看了,這人究竟是怎么長的,光是憑這張臉,只要考上進士,絕對是皇帝欽點的狀元郎。

    “阿彌陀佛,包施主來訪,有何要事?”道然問道。

    道然的話讓包拯回過神來,連忙說:“道然大師,聽聞今日開封府派人來請大師,而你閉門不見,可有此事?”

    “包施主說得客氣了,哪里是請,他們是要將小僧緝拿歸桉吧。不過小僧確實沒與那些捕快見面,免得他們難做,后來他們便回去了!钡廊惶拱椎卣f。

    “道然大師,你是準備與朝廷對抗嗎?”包拯語氣凝重地問。

    問出這個問題的時候,他真的怕道然點頭。

    之前還是個普通書生的時候,包拯想過靠努力讀書當上一官半職,可以為民請命,但這一切都建立在朝廷法度沒有崩壞上。

    而認識道然之后,包拯就意識到,這世上的修行者,守法只是因為他們道德高尚。一旦他們不想守法了,朝廷對他們幾乎沒有任何辦法。

    當修行者恣意妄為,朝廷法度就成了笑話,包拯倒不是可惜自己十幾年寒窗苦讀,而是擔心規矩崩壞之后,這天下都會大亂。

    因此,包拯非常擔心道然會直接與朝廷對抗,將朝廷最后一點面子都撕下來,扔到地上反復踐踏。

    道然聽了,對包拯說:“小僧本來并無這樣的打算,只是樹欲靜而風不止!

    包拯連忙說:“大師,在下與開封府尹有幾分交情,或許可以……”

    不等包拯說完,道然就搖了搖頭說:“阿彌陀佛,包施主好意,小僧心領了。但為了維持朝廷虛假的臉面,視真相于不顧,這樣做有何意義?開封府是不知道七情真人在千燈河上做了什么惡事嗎?那些與遼國使團勾結殘害百姓的鴻臚寺官僚,真的查無實據嗎?”

    包拯無法反駁,他心里清楚,這些都是官場上的妥協。

    “道然大師,這世道并沒有那么黑白分明!卑鼰o力地說。

    他內心也向往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的世界,但包拯也知道這只不過是奢望。這世道充滿了各種不公平,而他能做的,也只能在朝廷這個框架內盡力而為。

    道然卻說:“小僧自然明白,對普通人來說和光同塵才是生存之道。所以小僧并未與那些前來抓拿我的捕快見面,他們有他們的難處,小僧有小僧的堅持!

    包拯聽了,就不再勸說。

    他相信道然說的都是真的,這位高僧年紀雖小,但真有一顆慈悲與正義之心,看不慣這些蠅營狗茍也是正常。

    包拯也暗下決心,一定要想辦法幫道然解決這事,恐怕還得從開封府這邊發力。

    打定了主意,包拯也不久留,很快就告辭離開。

    這時候,玄機子從角落陰影中走出,對道然說:“這個書生不錯,你的朋友還真不少!

    “以誠待人,別人自然就會投桃報李!钡廊徽f。

    “也就你這種身上因果極重能這么說了,我寧愿少個朋友,少一段因果!毙䴔C子說。

    跟道然一起的時間長了,玄機子的卜算之道也是大有長進,不需要真正占卜,只看包拯一眼,她就能看出包拯將來大有前途。道然能夠與包拯相識于微末,對道然來說絕對是一件好事。

    道然身上的因果雖重,但也不是只有麻煩,這些卻是玄機子羨慕不來的。

    道然也不介意玄機子這種社恐宅女的想法,對她說:“好了,繼續干活吧。那份咒術筆記,還有大半沒破解出來呢!

    千燈河上,燈火逐漸熄滅,只剩下一艘畫舫徹夜長明。

    ……

    第二天,包拯早早便來到開封府衙,結果還沒到內堂,遠遠就聽到了府尹大人正噼頭蓋臉地罵著捕頭王朝。

    “王朝,連區區一個小和尚你都抓不回來,你是不是不想干了?!”府尹大人咆孝說。

    “大人,您這還講道理不,那是區區一個小和尚么?”王朝委屈地說。

    “本官當然知道那不是普通和尚,但你連面都沒見到,是不是太過分了?!”

    “可是,那河里有妖怪啊!蓖醭^續解釋說。

    “妖什么怪,什么妖怪?道然圣僧連遼國韃子都沒殺,你還怕什么啊,你難道覺得他會拿人去喂妖怪么?你是不是豬腦子啊你!”

    “可是,就算妖怪不吃我,我們又能抓住圣僧么,他可能吹口氣就能斷我幾十根骨頭啊!

    王朝對自己的武功很有自知之明,也就欺負欺負京城的地痞流氓,真遇到江湖一流高手都打不過,更別說對付道然了。

    “蠢貨,我就是想讓你斷上幾根骨頭!”府尹大人恨鐵不成鋼地說。

    “大人,您說什么?”王朝震驚地問。

    開封府尹快要被王朝給氣到吐血了。

    世人皆知道然圣僧法力高強,開封府尹自然很清楚,就衙門這幾個捕快根本不是道然的對手,他原本的意思就是讓王朝去抓人,然后挨上一頓揍,最好傷筋動骨嚴重一點。

    有了這工傷,開封府尹才好向龐太師交代,不是他不努力,而是道然暴力拒捕,他真的抓不了。最多被罵幾句無能,這燙手山芋就能送走了。

    結果王朝倒好,毫發無傷就回來了,所有人就在河邊站了一天,啥也沒干,你說這怎么跟龐太師交代。不知道還以為他開封府尹陽奉陰違,不將龐太師放在眼里。

    包拯聽得露出了笑容,果然這位大人也是聰明人,想要說服他看來就簡單得多了。

    但就在包拯正要邁腿往里面走時,卻聽到身后傳來一陣沉重的腳步聲。

    包拯回頭一看,竟然是數十個兇神惡煞的金牛衛。

    包拯知道事情麻煩了,金牛衛出現在這里,看來龐太師真的非常生氣啊。
小說推薦
最近中文字幕高清1_亚洲人成77777在线播放网站_在线观看永久免费视频网站_最好看的2019年中文字幕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