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蘿網目錄

擇日飛升吧 第一百一十三章 武陵人許應

時間:2022-08-17作者:宅豬

    “叩關三重天的境界,便將我們三個飛升期的煉氣士打成這幅模樣!,北辰子咳血連連,聲音沙啞道,“倘若他恢復到巔峰狀態”

    紅裳女子和愁容老者都打個冷戰,別說恢復到巔峰,就算是這次,三人聯手幾乎都被打得灰飛煙滅!

    若是他們沒有帶回來鎮魔符文,若是北辰子沒有及時釋放出自己的黃袍為二人引路,只怕后果不堪設想。

    突然,大鐘飛來,不由分說撞向三人,竹嬋嬋隱藏在鐘后,一拳打在鐘上,鐘聲大作!

    北辰子三人被許應重傷,但大鐘的威能耗盡,也沒好到哪里去,三人立刻各自奮盡全力抵擋,頓時將大鐘擊飛。

    就在此時,竹嬋嬋從鐘后躍出,梆梆梆三拳,三人各中一拳,頓時渾身法寶亂顫,三人大驚失色,急忙鼓蕩殘存的法力,鎮壓各自法寶的異動。

    同一時間,蚖七竄出,不由分說便將許應卷起,周身劍氣流轉,便騰空而起,試圖帶著許應逃離!

    yqw.

    “七爺干得好!”遠處,大鐘叫道。

    蚖七御劍而行,飛行速度極快,破空而去。

    北辰子三人鎮住法寶異動,愁容老者拋出黃袍,北辰子鼓蕩殘存元氣,一口氣吹出。那黃袍獵獵而行,不消片刻,便追上蚖七,袖筒往下一兜,便將那二十余丈的大蛇收起,向袖筒中鉆去。

    蚖七鼓蕩法力,催動巴蛇真修,化作百丈巨蛇,然而他變大,那袖筒也自變大,將他兜入袖筒中。

    那黃袍也是一件法寶,彷佛穿在無形之人的身上,那無形之人抖了抖衣袖,蚖七筋骨皆軟,不由自主放開許應,從袖筒中跌落下去。

    此處距離地面頗高,倘若摔下去,勢必粉身碎骨,幸好大鐘飛來,鐘口變大,總算將它接住,但還是被壓得不斷墜落!

    竹嬋嬋拼命向北辰子三人攻去,但那三人根本不與她糾纏,收起祭壇神龕,相互攙扶,頓足生云,飛離山頂。

    那黃袍把許應裝在袖兜里,自動飛來。

    大鐘穩住墜落之勢,飛到山頂,已經不見北辰子三人的身影。

    蚖七不由心中一片冰涼,喃喃道:“這三個老混蛋帶走了阿應,天下之大,讓我們何處尋找?”

    大鐘也是心中一沉,許應被三人封印,顯然作為捕蛇者的記憶也被封印了。照他們推測,許應會被輸入一段新的記憶,開啟新的人生!

    而今天大地大,神州疆域遼闊,不斷有新地涌現,這三人隨便把許應藏在某處,只怕都無從尋找!

    更何況,這三人每隔一段時間,便會重置一次許應的記憶,帶他去另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另開一段新生!

    “你們不用擔心!

    竹嬋嬋快步走過來,殺氣騰騰道,“阿應帶著的那把石斧,已經被我做過手腳。那三個小鬼身上的法寶,也被我梆梆梆三拳,打上姑奶奶的烙!他們,誰也休想逃出姑奶奶的感應!”

    大鐘和蚖七既是佩服又是驚駭,蚖七小心翼翼道:“姑奶奶,我們也曾被你梆梆打過,我們身上是否也”

    大鐘連忙上下搖晃,檢查自身的烙印,擔心自己不再純潔。竹嬋嬋安慰道:“我對待自己人不會這樣的!

    大鐘和七稍稍放心。

    竹嬋嬋心中懊惱:“差點就被他們發現了,但好在他們都不怎么聰明的樣子。不過給朋友打上烙印畢竟不好,趁他們不注意,就消掉罷。等一下,他們是我的護道人,萬一偷偷熘走了呢?”

    沅江武陵郡清水河,有個馬頭坡村,村民不多,只有三四十戶人家,因為靠近沅江,所以捕魚為業。

    村西頭有一戶人家,男主人姓徐,名進,女主人姓魯,名姒。夫妻二人成家多年,始終沒有孩子。

    七年前徐進在江上捕魚,一網撒下去,網到一個孩童,提到船上還有氣息。

    夫妻二人救活那孩童,詢問姓名,孩童姓許名應,上游有個許家坪,遭了馬賊,大火燒了村莊,這孩子跳水逃命,水性又不好,被河浪卷著送到這里。

    夫妻二人可憐他,便收養了許應,因為許與徐讀音差不多,便沒有改姓徐。

    不知不覺間七年過去,徐進家收養的孩子已經變成半大小伙,生得骨架寬大,顯得高高瘦瘦,只是常年跟隨徐進捕魚,被曬得有點黑。

    這幾個月,大地發生變動,涌現出許多新地。崇山峻嶺不知從何而

    來,改變了河道,讓沅江也變寬了十多倍,江水洶涌,江中多有

    大魚,撞翻小船吃人。

    一時間,靠水為生的漁民,都不敢出船!笆悄莻許應帶來的厄運!”

    村里有老翁說道,“我記得三個月前,咱們村根本沒有這個叫許應的人!他是最近才出現的,到了咱們村,你們就好像認識他很多年了!他一定不是人,是蠱惑人心的妖怪!”

    人們面色古怪的看著那老翁,那老翁還是喋喋不休,叫道:“這個妖怪改變了你們的記憶!你們想一想,七年前徐進真的有出船,網到一個孩子嗎?沒有!這孩子明明是兩三個月前出現的!”

    “老徐頭瘋了!

    人們紛紛搖頭,又有人勸慰許應,讓他不要放在心上,道:“老徐頭年紀大了,腦子總是出岔子,上次還污蔑我偷看小寡婦洗澡呢。哪有的事?呵呵!

    許應也沒放在心上。

    傍晚,許應看到一個愁眉苦臉的老者進村,不知在和老徐頭說什么。過了片刻,又來了個白衣老翁,還有一個紅衣裳的女子。

    三人很是古怪,像是被人打傷了,有的斷了胳膊,有的瘸了腿,還有的心口好像不舒服。

    三人與老徐頭說著說著,便向老徐頭指指點點,指尖還有光芒閃耀。許應看在眼里,心中狐疑,隨手抄起家門口的一把石斧便走了過去,遠遠喝道:“你們做什么?大爺別慌,小應來了!”

    那三人指指戳戳,見他來到,連忙轉身便走,很快便消失無蹤。

    許應拎著斧頭走到跟前,老徐頭見狀嚇了一跳,道:“阿應,你要行兇?”

    許應詫異,老徐頭從未對他和氣過,今日不知為何改了性子,對他如此和善。

    少年心中納悶,應付了兩句便離開了。

    馬頭坡村外,北辰子道:“好險。我們上次篡改附近村鎮的村民記憶,沒想到還有個漏網之魚,但好在發現及時,沒有出什么亂子!

    三人站在高處,遙望許應,只見許應早已接受自己的新身份,把木船翻過來,清洗船底,這才舒一口氣。

    “這次封印,萬無一失!如今我們可以高枕無憂了!”

    三人相視,哈哈大笑,紅裳女子笑道:“走!可以放心養傷了!”

    許應對打漁很是熟悉,把船洗好晾曬,又去曬漁網,這時徐進拜神回來,腿有些瘸。許應詢問,徐進道:“被赫神廟里的河伯老爺踢了一腳!
小說推薦
最近中文字幕高清1_亚洲人成77777在线播放网站_在线观看永久免费视频网站_最好看的2019年中文字幕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