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蘿網目錄

擇日飛升吧 第九十七章 金鱗豈是池中物

時間:2022-08-17作者:宅豬

    裴度定了定神,逐一翻看,這些藏書大多是至道大圣皇帝之前的書籍,有些藏書還在王莽之前,是王莽那個時代搜集的先秦古籍。

    第一卷書是隋書中的一段軼事,說開皇二年,江南某某村有一個許姓孩子,在村中生活十多年,相貌未改,突然失蹤,無人知其下落。三十多年后,那村莊有人行商,到了千里之外的某地,遇到一個孩童,模樣便是失蹤的那個許姓孩子。

    只是三十年過去,許姓孩子容貌依舊如往昔一般,沒有任何改變。

    商人上前詢問,那許姓孩子卻不認得他,商人以為世上果真有轉世重生一說。

    第二卷書說七百多年前的故事,有人在山上砍柴,見路旁有一紅衣一白衣二人下棋,不覺看得入神,忘記了回家。那紅白二人一盤棋局下完,樵夫驚覺手中的斧頭斧柄已經火

    作家更新章節:第九十三章平生不修善果

    樵夫踉蹌回家,村莊也大變模樣,父母

    妻子老死,認識的村民也紛紛作古。村莊里只有一個許姓少年認識他,告訴他,你出門這一趟,世間已經過去了百年。

    樵夫看那少年,百年前是這般模樣,百年后依舊是這般模樣,頓覺驚異。這時,紅衣白衣兩人出現,帶走了那個百歲少年。

    那二人嘴里還說,下棋差點誤事。

    裴度再翻其他書,書中都是一些奇奇怪怪的故事,記載的事情往往是一個容貌不變的少年引發的。

    他越看越是心驚,漸漸翻到兩千年前的古籍,居然也有零星關于一個不老少年的記載!

    這個不老少年,歷史甚至比他裴家還要古老!

    他出現在毀滅了王莽大軍的隕石坑中,從焚書坑儒的亂葬坑里爬出,出現在哭塌長城的孟姜女身邊,還參與過長平之戰,白起坑殺的四十萬降卒中有一個便是他!

    他是陳勝吳廣起義時,學狐貍叫的那個少年,也是那個兩軍陣前,把劉邦老爹捆綁好,準備送進鍋里煮著吃的少年。

    他出現在歷史的角落里,很少引人注意。

    裴度將所有古書掃了一遍,久久無語。

    裴家的藏書有限,沒有更為古老的藏書,因此他不知道這個不老少年是否會出現在更為古老的記載中。

    這些書籍有的有圖,有的則是文字,從圖繪來看,畫中的少年的確與許應有幾分相似,但并不能肯定是他。

    “家主,這些書多為野史軼事,記載的未必是真事,也未必是同一個少年!

    裴敬亭小心翼翼道,“一個不死的少年,從四五千年之前活到現在,這種事情說出去都沒有人肯信!

    裴度輕輕點頭,道:“你說得對。此人名不見經傳,他的故事沒有記錄在真正的史冊中,這些軼事多半是小說家言,不足為信!

    裴敬亭又道:“許應也未必便是書中的那個不死少年。我觀他雖有驚人之言,驚人之舉,但還是少年脾性!

    裴度點頭道:“他時常做大人之狀,大人之語,但還是稚童之心!

    裴敬亭道:“他對我裴家極為有用,應當籠絡!

    裴度道:“是啊。他能解讀煉氣士功法,各大世家誰不想籠絡他?各大世家都有求于他的情況下,我裴家如果對他下手,恐怕便會成為眾矢之的!

    裴敬亭笑道:“我擔心兄長會因為他的長生而對他動歪心思。父親植入一塊帶著長生詛咒血肉,為自己續命到現在,沒有被吃掉。倘若有一塊長生血肉,沒有詛咒呢?倘若可以就這樣永生”

    “不要說!”

    裴度打斷他,額頭青筋跳動,道,“不要說!我的道心并沒有那么強,可以忍住一切誘惑!敬亭,你先下去,這件事你吩咐那些尋書的子弟,萬萬不能外傳!”

    裴敬亭躬身稱是,退了出去。

    裴度揮手,讓侍女們也下去,自己在書房中踱步來去,目光時不時落在堆積如山的書籍上,臉色陰晴不定。

    “吃,還是不吃”

    “長生,第一次唾手可得。像父親那樣

    生不如死,還是大著膽子再進一步?畢竟,我的壽元也快要耗盡了…”

    許應和元如是在外面廝混了一天,到了太陽落山才回來,剛剛進家門,便覺得氣氛有些不太對勁,迎面便見一位中年美貌婦人陪著一位頭發花白的老太太站在那里,一言不發的看著他們。

    元如是臉上笑容僵住,低頭走了過去,柔聲

    道:“母上,太奶奶!

    許應也連忙上前見禮,那美貌婦人模樣兒與元如是、元未央有些相似,含笑道:“不必多禮。許君,這幾日怠慢了閣下,驍伯,送許君歇息!

    驍伯稱是,前來相請。

    許應只好跟著驍伯離開,心中惴惴不安。

    之后幾天,都沒有見到元如是,元未央倒是見了幾面,許應詢問元如是,元未央道:“舍妹因為頑劣,被母上責罰,關禁閉去了!

    許應心中很是不安,但沒有元如是在身邊,他終于可以拴住了心猿意馬,專心破譯

    《元神度厄經》。

    半天后,許應便破譯完成,拿去給元未央看,元未央看了一遍,疑惑道:“這是煉魂煉元神的法門,但像是缺少了一些內容!

    許應拍手笑道:“我也看出來了。我順著經文推算,揣測良久,后續的功法應該是重中之重,是度厄法門!我想了修補的辦法,你看這樣行嗎?”

    他提筆寫下一段經文,彌補《元神度厄經》的不足,元未央揣摩半晌,道:“還是有漏洞。這樣修改的話,就可以元神度厄避災了!

    他提筆修改了一部分,許應湊頭來看,連連點頭,笑道:“我先催動功法試試!”

    兩人又各自嘗試催動元神度厄經,覺得有些不對的地方,又加以修正。

    待到兩人將元神度厄經補全,兩人又各自試煉一番,不過多時,便可以做到修煉魂魄,至于避災,那是修成元神之后的事情。

    攤師沒有修煉魂魄的功法,因此魂魄都不是如何強大,許應和元未央將這門元神度厄經補全,兩個人都覺得只是舉手之勞,然

    而卻沒有意識到這門功法的意義到底有多大!

    許應笑道:“我去將元神度厄經交給裴相,他一定等很久了!

    元未央遲疑一下,道:“你這次去,須得小心。裴相雖然大度,但我裴家太大,我擔心其他人會對你不利。我讓驍伯送你!

    許應稱是,喚上大鐘和七,與驍伯一起趕往裴府。

    不過多時,裴家管事來迎,將許應請到書房,裴度已經在那里等候。

    許應打量他,只見裴度這幾日華發叢生,竟似老了好幾歲,詢問道:“裴相有心事?”
小說推薦
最近中文字幕高清1_亚洲人成77777在线播放网站_在线观看永久免费视频网站_最好看的2019年中文字幕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