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蘿網目錄

擇日飛升吧 第四十九章 他還有救嗎?

時間:2022-08-17作者:宅豬

    那根綠玉簡上寫的一列文字,便是太陰元育功。除此之外,還有一行小字,然后再無內容。

    許應向綠玉簡走去,打算看個仔細,卻被老仆周布衣攔住。

    “許公子,破譯綠玉簡,須得先鉆研陀嫗仙書。否則看不懂綠玉簡上的內容!

    老仆周布衣似笑非笑道,“能在這里參悟綠玉簡的,都是周家的族老。他們功參造化,學識通天,已經研究陀嫗仙書幾十年,這才能勉強看懂綠玉簡上的一點內容。許公子剛來,便想看綠玉簡,未免太不自量力!

    許應微笑道:“布衣,你何時有資格指點我哪些該看,哪些不該看?你若是有本事,周齊云便該請你破譯仙書,若是沒本事,請站到一邊,不要對有能力的人指手畫腳!

    老仆周布衣又羞又怒,又不敢發作,只好退到一旁,心道:“鄉下野小子,不懂做人!

    許應走上前去,這時大鐘聲音傳來,道:“阿應,這東西叫做玉簡,是一種特殊的玉竹。在極為古老的時代,煉氣士用這種玉質竹子記錄感悟,因此又叫做玉簡道書。不過玉竹極為罕有,價值極高,不是等閑煉氣士能夠弄到手的。這里面記載的東西,可能比陀嫗仙書還要珍貴許多!”

    許應納悶:“玉竹?竹子還能是玉質的?地里還能長出玉?”

    大銅鐘一幅理所當然的語氣,道:“地里長出玉很奇怪,地里長出木頭就不奇怪了?有些生物,身體里還能長出金鐵來,比你提煉得還要純凈!”

    許應仔細想了想,覺得土里長出玉似乎變得很合理了。

    他來到玉簡道書旁邊,仰頭細看那幾個細小文字。

    這里共有八個字,也是鳥篆蟲文,但是與先前他所看到的鳥篆蟲文的寫法不同,筆畫間像是藏著許多奇妙的含義。

    待他看清第一個文字,便明了這個文字的意思,然而他認出這個文字的同時,卻又喪失了用語言去表達這個文字含義的能力。

    他無法用自己所知任何語言去形容和描繪這個文字的意義。

    強行表達,可以勉強用“太”字表達。

    就在他看懂“太”這個字之時,耳畔傳來陣陣奇異的聲音,讓他身體不由自主的做出相應的動作!

    他身體站定,一掌在左,一掌在右,曲起中央二指,上半身向后轉動,腰肢幾乎扭了一圈,扭到骨骼啪啪作響!

    待到這個動作做完,許應只覺體內元氣與天河之水沿著脊柱滔滔奔行,蒸騰化雨,清洗希夷之域,將五臟六腑清洗一遍!

    他看到第二個文字,若是用已知語言來強說,可以稱作“陰”。

    他耳畔傳來的奇異聲音頓變,仿佛有人在念誦神秘的經文,讓他的骨髓里傳來娑娑的聲響。

    許應身不由己,雙腿曲蹲,一掌在前,一掌在后,脖頸向前導引,頓覺骨髓中一股股涼氣流動,骨髓嘩啦嘩啦響遍全身。筆趣庫

    最終所有氣力,聚于尾閭那座黑鐵玄關,在尾閭玄關沉淀下來!

    他看到第三個文字“元”,耳畔的聲音再變,許應也跟著做出第三個動作,一腳在前一腳在后,雙手按地,盡力仰頭。

    他體內水起天,火起陸,水火交煉,熔煉全身所有穴竅!

    最終,水火交匯于丹田附近!

    那玉簡道書上共有八個字,許應從頭看到尾,每看到一個字,便聽到一種不同的道音,八個字看完,五臟、尾閭、丹田、夾脊、咽喉、舌下、舌頭、眉心,里里外外,各有奇妙的事情發生!

    許應只覺自己從內到外被洗了一遍,比大日淬體、雷音淬體還要舒服舒坦!

    玉簡道書上的八個鳥篆蟲文,含義可以用太、陰、元、育、一、陽、永、真這八個字來表達。

    但其中的奧妙,只有看懂文字含義的同時,聽到文字的意義所化的道音,才可以領悟。

    更為古怪的是,玉簡道書上的八個字,隱約對應著采氣、叩關、交煉、二叩關、重樓、瑤池、神橋、飛升這八個境界!

    許應修煉一遍,便只覺肉身、魂魄、神識、元氣、血脈,無不舒坦,自己腦海中的每一個念頭都珠圓玉潤,顆顆分明,不再像從前那般混

    沌。

    甚至,連希夷之域中的道象,也比從前穩固許多!

    “太陰元育功不會就這八個字吧?”

    許應疑惑,心道,“這套功法,未免也太簡單了!”

    相比太陰元育功的八個字,陀嫗仙書那就厚實太多太多了。

    陀嫗仙書是上古煉氣士陀嫗,對太陰元育功的闡釋,分為八個境界,每一個境界都有長篇累牘的注解。其中用到很多復雜的詞語來注解,而解這些復雜的詞語,又需要用更多的復雜詞語來注解!

    然而歸根結底,陀嫗的注解和對注解的注解,都是她對于這八個字的見解,蘊藏著她對道的理解,因此晦澀難懂,難倒了周家的天之驕子。

    但在許應看來,陀嫗所要表達的含義,并未超過太陰元育功的八個字。

    “而且,陀嫗前輩的理解好像有些不對。她抓到了太、陰、元、育等字的精髓,但對一、陽、永、真的領悟卻不太夠!

    許應心道,“這或許是修煉陀嫗仙書就會變成女子的原因!

    他站在十三位皓首窮經的周家族老前,一遍又一遍的練習太陰元育功,姿態怪異,引得一眾周家的天才人物紛紛矚目看來。

    “這人是誰?”一個少年白頭的周家子弟詢問老仆周布衣。

    周布衣連忙躬身,笑道:“幼呦公子,這位是鄉下來的少年天才。幼呦公子還記得前段時間鬧得風風雨雨的許應嗎?”

    白頭少年周幼呦驚訝道:“就是那個修煉妖法的案犯?聽說為了抓他,死了不少人!

    周布衣點頭,笑道:“他看不上陀嫗仙書,要破譯玉簡呢!

    周幼呦搖頭道:“胡鬧。鄉下人真沒見識,把一個騙子吹得神乎其神!

    突然,一個聲音從外面傳來:“哪個是許應?”

    這聲音洪亮,震得大殿內眾人耳膜嗡嗡作響,許應轉身向外看去,只見幾個年輕男女風風火火的從外面走進來。

    為首的男子身著白紅衣裳,風急火燎,剛剛進入大殿,便大聲道:“聽聞老祖宗擒獲案犯許應,讓他來這里破譯仙書。哪個是許應?快點站出來!”
小說推薦
最近中文字幕高清1_亚洲人成77777在线播放网站_在线观看永久免费视频网站_最好看的2019年中文字幕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