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蘿網目錄

擇日飛升吧 第三章 弒神者,許應

時間:2022-08-17作者:宅豬

    許應呆呆的站在蔣家田村的街道上,四周是恐慌中的村民四散奔逃。

    不遠處的街角還有一條黑白相間花紋的蛇妖,用尾巴尖指著他,一邊看著奔逃的村民一邊發出刺耳的尖叫,舌頭吐出老長。

    村民們早就嚇得魂飛魄散,有的連滾帶爬跑到外面趕去報官,有的帶著老婆孩子躲在房屋里頭,插緊門閂瑟瑟發抖。

    膽子大的,則躲在窗戶后或者門后,偷偷往外瞄。

    許應獨自站在街道上,腳下便是綠袍神靈的尸體。

    過了片刻,少年才回過神來,望向四周。

    原本熟悉的村民,甚至會跟他開玩笑,親昵的稱呼他為小應阿應,還有開玩笑叫他許小軟的,現在卻畏懼他如畏懼神靈。

    “我是在為你們出頭啊,你們不應該怕我……”

    許應心中默默道。

    咱們被官老爺欺壓倒也罷了,這木雕泥塑的神,吃咱們的喝咱們的,享受們的供奉,卻還欺壓我們。

    他們當咱們是牲口,可是咱們真的不是牲口!

    咱們是人!

    會反抗,會報仇!

    “可是,你們為什么怕我?”許應不解。

    過了片刻,許應從綠袍神靈尸體上跨過去,來到祠堂的供桌后坐下,一言不發,抓起供桌上的燒雞烤鴨就吃。

    他吃得很細,很認真,這是捕蛇者的習慣。

    捕蛇,一定要有耐心,膽子一定夠大,但最關鍵的是,不能餓著肚子。

    餓肚子,就意味著體能不足,體能不足,就會出現失誤,有可能死在毒蛇嘴下。

    許應惹出大禍,不能空著肚子就走,必須吃飽喝足。

    他吃下一只燒雞,又吃了半只烤鴨,把剩下半只鴨子塞到懷里,然后吃了幾個水果,又拿起幾個水果塞進兜里。

    許應站起身來,醮著蔣員外的血在墻壁上寫下一行字。

    “弒神者,許應也!”

    許應把手上的血在蔣員外尸體上擦干凈,起身離開祠堂,回到家中。

    他家徒四壁,沒有多少財產,甚至缸里都沒有多少米,只有一些炒熟的米粉做干糧。

    捕蛇者要進入深山老林捉蛇,自然不需要米面,只需要干糧。

    許應帶上三天的干糧,看了看自己搜集的那些經卷,猶豫一下,沒有帶上。他徑自離家,向村外走去。

    他走到村口,眼圈突然一酸,轉過身來,向蔣家田村跪下。

    “這些年,多謝你們的照拂,小應給父老鄉親們……添麻煩了!”他深深叩頭。

    許應站起身來,轉身離開。

    “阿應——”身后傳來女子的呼喚聲。

    許應回頭,只見一個女孩穿著新娘的衣裳,坐在祠堂門口,懷里抱著蔣路的尸體。

    “阿應,謝謝你!”

    她大聲喊道,“你要好好活下去!”

    “保重!”許應揮了揮手,離開蔣家田村。

    我本是孤兒。他心中默默道。干爹把我當成親兒子養大,村里人待我也很好。

    我會為他們弒神報恩。

    我也會為他們的安危離開。

    這一去……

    便不再回來!

    “喂——”

    突然一個聲音喚住他,許應循聲看去,只見一條黑白相間的大蛇就在道路邊的柳樹上,探出腦袋,正是自己捕捉的那條蛇妖。

    許應看了看他,沒有停步,徑自向前趕去。

    “許應,等等我!”

    那蛇妖連忙從樹上下來,尾巴游動,快速跟上他,笑道,“你打殺了神靈,你慘了!告訴你,零陵附近的所有神靈,都歸城隍爺調遣,城隍爺知道你打殺神靈,斷然不能容你!天下之大,沒你容身之地!”

    許應充耳不聞,繼續趕路。

    那蛇妖曾經與他拼斗腳力,許應在山中追他三天三夜,才把這條大蛇追得疲憊,將他擒拿,此刻許應想甩開蛇妖卻也不易。

    蛇妖跟著他的腳步,笑道:“你殺了蔣員外,官府也不會放過你!官府你知道的,里面藏著世上最厲害的人,這些人稱作儺(讀nuo)!這些掌握著儺術的存在,嘿嘿,別說你我,就連神靈也是怕得很……”

    許應聽到“儺”字,不由皺眉。

    《周禮夏官》有云,打開秘藏,溝通天地,役使鬼神,驅瘟疫魑魅的人為儺(周禮中寫為難),后世稱作儺師。

    歷代朝廷重用儺師,選拔出類拔萃者進入各州郡縣為官。

    對于世俗中人來說,官吏中的儺師是比神魔還要可怕的存在。

    寧惹神魔,莫惹官儺。

    惹了神魔,最多把你殺了,但惹了儺師,就算你變成鬼也得再死一遭!

    “官府必然會派來儺師,你得罪了神靈,又得罪儺師,你死定了!”蛇妖喋喋不休。

    許應大怒:“你再跟著我,信不信我把你臘成蛇干?”

    蛇妖笑道:“把我臘成蛇干,你拿去交

    稅?你現在命案背在身上,去衙門就是自投羅網!

    許應快步疾行,始終無法將他甩開,只好耐著性子道:“你跟著我,到底想做什么?”

    蛇妖眉開眼笑,——當然,他沒有眉毛,笑道:“我想讓你傳授我象力牛魔拳!

    許應腳步不停,聞言失聲道:“我的象力牛魔拳才剛剛修煉,你卻是傳承有序的家傳絕學,為何還要我傳給你?”

    蛇妖沉默,過了片刻,道:“我煉了一百二十年了,目前修煉到第三層,始終沒有煉到第四重。我爹,我祖父,都沒有把象力牛魔拳煉到第四重!

    許應沒有好氣道:“你們沒手沒腳,煉不成也是理所當然。別跟著我!”

    蛇妖笑道:“天大地大,有你許應的落腳之地嗎?我那秦巖洞,到底是個藏身的好去處!

    許應眼睛一亮,笑道:“蛇兄,蛇哥,秦巖洞怎么走?”

    初一,零陵城隍廟正逢集市,多有善男信女供奉城隍爺,很是熱鬧。

    零陵城隍名叫薛靈府,也自從雕像狀態復蘇,化作血肉之軀,享用香火和祭牲。

    忽然,一陣青色煙氣從地底鉆出,化作一個高兩尺的土地神,一溜煙小跑,跳到城隍薛靈府身上,在他耳邊悄聲說了兩句。

    城隍薛靈府勃然大怒:“殺我陰庭命官,觸犯天條,此風不可長,許應罪該萬死!傳我命令,零陵八百大山,五百水系,村鎮一千二百,大小神靈,搜尋許應,就地誅殺,以儆效尤!”

    “且慢!”

    突然廟外一個聲音傳來,城隍薛靈府循聲望去,卻是零陵縣令周陽率領一眾官吏,風風火火闖入廟中。

    一個官吏走上前來,道:“許應是活人,他犯了事,殺了蔣員外,自然用陽間律法治罪。此案,歸我零陵縣衙管理!薛城隍,你可以收回成命了!”

    城隍薛靈府冷笑,道:“許應殺我陰庭的神靈,觸犯我陰庭律法,自然當用陰庭律法治罪!周縣令,你們請回吧!

    縣令周陽哈哈大笑,拂袖轉身向外走去,走至廟門處,停步側頭道:“自東平郡王叛亂以來,陰庭步步蠶食陽間,管得越來越寬!但是在零陵這一畝三分地,始終是我周家地盤,陰庭休想染指!來人!”

    他麾下一眾官吏紛紛躬身。

    周陽面色陰冷:“給我將許應擒拿歸案,但遇反抗,或外人阻撓,無論對方是神是人,格殺勿論!”
小說推薦
最近中文字幕高清1_亚洲人成77777在线播放网站_在线观看永久免费视频网站_最好看的2019年中文字幕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