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蘿網目錄

擇日飛升吧 第二章 怒犯天條

時間:2022-08-17作者:宅豬

    許應早就破罐子破摔,給綠袍神靈磕個頭就算祭拜了,至于香燭水果,想都別想。

    他自己都沒得吃,更何況上供神靈?

    被那綠袍神靈點名的其他兩個村民,卻是面色慘淡。

    村民蔣路是個四十多歲的人,老得像是八十多歲一般,滿臉褶皺,身子岣嶁,顫顫巍巍道:“神靈老爺,小老兒飯都吃不上,昨天晚上只啃了點樹皮,官差老爺又來勒索雜稅,哪里還有東西孝敬……”

    綠袍神靈瞥他一眼,冷笑道:“你孝敬官差,不孝敬我?當我還比不上官差嗎?”

    蔣路不敢說話。

    綠袍神靈眼珠子一轉,道:“你不是還有女兒嗎?把你女兒獻給我,我做你女婿,保你一輩子豐衣足食!”

    蔣路兩腿一軟,跪地道:“回神靈老爺,昨天晚上官差老爺來勒索雜稅,小老兒交不上稅,官差老爺就把小女帶走了,說可以免了小老兒的雜稅……”

    綠袍神靈冷哼,酒壇子大的拳頭砸過來,怒道:“你不是有兩個女兒嗎?還想藏一個?”

    蔣路被一拳砸出數丈,撞在對面的墻上,斷開的肋骨刺穿胸口,斷骨茬子露在外面,嘴里汩汩的流著血。

    祠堂中眾多村民一個個瑟瑟發抖,既不敢怒也不敢言。

    許應死死捏緊拳頭,只當自己沒有看見。

    那是神靈,有一種讓人望而生畏的威嚴,等閑人面對神靈根本生不出反抗的念頭。就算是許應自幼修煉太一導引功,面對綠袍神靈也只有瑟瑟發抖的份兒。

    而且,干爹和祖父自幼就教導他民不與官斗,不與神斗,捕蛇者冒著生命危險捉毒蛇,目的是為了活下去。與官斗與神斗,就是自尋死路!

    蔣路想爬起來,卻爬不起來。

    綠袍神靈喝罵道:“你另一個女兒呢?交出來,今天我就要和她洞房!不要不識抬舉!”

    突然,蔣家田的蔣員外笑道:“神靈老爺有所不知,小的知道老爺看上了蔣路家的姑娘,因此花錢買過來,打算今天就送給神靈老爺。來人,把新娘子請過來!”

    綠袍神靈心花怒放,笑道:“還是蔣員外懂事!

    他轉眼看向其他村民,冷笑道:“你們連供品都沒有,還想得到我的庇佑?今日,沒供品的,你們家的農田一年只給三指的降水。連香燭都沒有的,一毫水都沒有,活該渴死你們這些王八蛋!還有你!”

    綠袍神靈指向蔣路,喝道:“原本打算讓你做我老丈人,給你點好處!現在你女兒是蔣員外供給我的供品,與你沒有半點干系!你兩手空空,沒有供品給我,今年你家里的田地,一毫降水都沒有!”

    蔣路呆呆的坐在墻下,形容枯槁,臉上沒有半點血色。

    田里不降水,莊稼就沒收成。

    “我還怎么活?”他萬念俱灰。

    綠袍神靈哈哈大笑,攬著新娘,笑道:“擇日不如撞日,今天就洞房,不必等到晚上!”

    蔣員外連忙賠笑道:“現在就是良辰吉日!”

    許應默默轉身,跟著人們向祠堂外走去。神靈娶親這種事情他沒有見過,但是聽過。

    其他村鎮也都供奉著神靈,有些村民日子過不下去,就把女兒獻給神靈做媳婦兒。他聽說瀟水的水伯,甚至娶了一百多個女子,都是附近的村鎮獻給這尊神靈的。

    蔣路顫巍巍起身,許應見狀走過去,打算攙扶他。

    蔣路與他的關系不壞,許應小時候被祖父從火場里救出,來到蔣家田,蔣路還給過他一個窩窩頭,祖父讓許應叫他阿伯。

    許應對此記憶很深。筆趣庫

    “阿伯,我送你回家……”許應道。

    突然,蔣路沖向墻頭。

    “嘭!”

    鮮血濺了許應一臉。

    許應視線模糊,幾滴血濺到他的眼睛里。他模模糊糊的看到這個老漢把自己的頭狠狠撞在墻上,血跡一下子把白色的墻污染,像是冬季雪地里的一樹梅花。

    許應耳邊嗡嗡作響,大腦瞬間空白。

    “阿伯……”

    他伸出手,卻看到蔣路破碎的腦袋貼在墻上,尸體緩緩的滑下,在白墻上畫出梅樹的茁壯樹干。

    這老人的尸體,像是梅樹的樹身

    ,跪在墻前。

    祠堂里一片嘩然,人們四散奔逃,尖叫連連。

    綠袍神靈摟著哭得差點斷氣的新娘,笑道:“員外,把尸體打掃干凈,墻面粉刷一下,不要掃了我的雅興!惫P趣庫

    蔣員外連忙稱是,快步來到許應面前,推了許應一把,呵斥道:“阿應,快點把尸體搬出去,神靈老爺要洞房了!”

    許應腦子里嗡嗡作響,身軀顫抖,死死的捏緊拳頭。

    蔣員外喝道:“你要忤逆神靈老爺是不是……”

    “嘭!”

    許應一拳揮出,砸在蔣員外臉上,蔣員外的臉陷入腦袋里,后腦勺突然炸開,尸體晃了晃,倒在地上。

    “殺人了!阿應殺人了!”蔣員外家的家丁們倉皇逃竄。

    許應身子還在顫抖,大腦里還是一片空白,他不知道自己為何會一拳打爆蔣員外的腦袋,甚至不知道自己為何突然遏制不住憤怒!

    “我殺人了,殺人了……我不想殺人……”

    他抖著手,臉上的血跡未干,顫抖著抬起頭來,他想殺掉的不是蔣員外。

    他的目光落在綠袍神靈的身上,他想殺掉的其實是這尊神靈。

    “可是不知道為何,我就是控制不住我的手,就是想打死你!”

    許應像野獸一樣喘著粗氣,對倒地的蔣員外尸體怒斥道,“你太吵了!別再說話了!別催我……我讓你別催我了!我這就打死祂!”

    蔣員外的腦袋已經炸開,頭顱癟了,自然無法說話。

    可是,許應頭腦里還是充斥著各種雜亂的聲音,嗡嗡作響,催促著他,去打死面前這尊神靈。

    綠袍神靈瞳孔縮小,盯著許應。

    從許應的眼神中,他突然看不到熟悉的畏懼,這讓他胸中不禁燃起熊熊怒火。

    畏懼的眼神,是他最熟悉的眼神,是凡人對神靈應有的恐懼!

    從前,他能夠從許應的眼神中看到這種敬畏,那是蟲豸對于大人物的敬畏。

    然而現在,敬畏不見了!

    取而代之,竟是瀆神!

    是殺氣!

    他從這個少年眼中,看到了對自己的赤裸裸的殺意!
小說推薦
最近中文字幕高清1_亚洲人成77777在线播放网站_在线观看永久免费视频网站_最好看的2019年中文字幕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