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蘿網目錄

擇日飛升吧 第一章 《捕蛇者說》新編

時間:2022-08-17作者:宅豬

    寫到這里,柳宗元放下手中的筆,嘆了口氣,起身來到窗邊,低聲道:“民生艱難,苛政之猛,猛于異蛇!自天寶十四年至今,國事糜爛,連異蛇也橫行鄉里!”

    天寶十四年,至道大圣大明孝皇帝終于昏庸了,東平郡王起兵反叛,煌煌盛世終于一旦。后來雖然平叛,但戰亂多年,群雄割據,終不復當年的繁盛景象。

    至此,神州大地起妖氛,多邪祟,朝堂中也是奸佞當道,宦官弄權,有志之士如柳宗元者,往往被貶到窮鄉僻壤,無法一展胸中的壯志和抱負。

    柳宗元剛想到這里,突然窗外黑風呼嘯,一條長著黑白相間環狀條紋的毒蛇,從水溝里沖到街道上,所過之處,草木飛速枯萎!

    這正是他筆下的異蛇,奇毒無比!

    只是這條蛇大得不像話,長三丈有余,尾巴一掃,房倒屋塌,張口一噴,毒霧彌漫。

    街道上百姓嚎啕奔走,不敢停留。

    街角一頭白嫩嫩的肥豬正在啃白菜,來不及躲避,吸了一口毒霧,便自四蹄一蹬,死于非命!

    突然,一個衣衫襤褸的少年從后方沖來,一拳轟出,拳風激蕩,宛如一股大風呼的一聲將毒霧吹散。

    那大蛇驚恐莫名,飛速向前逃命,被那少年追上,只好轉過頭來拼命,卻被那少年飛起一腳踢在下巴上。

    大蛇天旋地轉的飛起,少年快步上前,飛身而起,雙手十指如飛,接二連三點在那大蛇的背部骨節處。

    只聽咔吧咔吧的聲響傳來,如同鞭炮炸響,少年十指所過之處,大蛇筋骨紛紛錯位。

    短短瞬息間,少年便從大蛇頭后點到尾巴處,將大蛇一身骨頭全部卸開,讓它動彈不得!

    街道上人們見狀,紛紛喝彩,叫道:“小應!好身手!”

    那少年名叫許應,四肢修長,十指也很是細長秀氣,只是常年在外風吹日曬,皮膚稍有些黑。

    他是永州零陵縣有名的捕蛇者,年僅十四歲,便練得一身好本事。

    許應拽著蛇尾巴,便要向外走,柳宗元出門喚住他,詢問道:“許應,你抓蛇何為?”

    那少年許應停下腳步,見是永州司馬柳宗元,便連忙見禮,道:“柳司馬,此蛇蠟干之后,可以作為藥餌,能醫治大風、攣踠(luan/wan)、瘺癘(lou/li),去死肌,殺三蟲。刺史說,誰能捕捉這種蛇,便免了他的賦稅!

    柳宗元笑道:“那很好啊!

    許應臉色黯然,道:“我祖父是捕蛇者,死在捕蛇這件事上,我父也是捕蛇者,也死在捕蛇這件事上。我跟隨我父修習捕蛇之法,已經有六年了,只怕不知何時也會死在捕蛇這件事上!

    柳宗元動了惻隱之心,道:“我與刺史是好友,可以讓刺史免去你這份徭役,恢復你的稅賦!

    那條大蛇聞言,口吐人言,叫道:“柳大人說得好!許應,我苦修多年不易,你放我一馬,你交你的稅賦,我在山中修煉我的妖法!”

    柳宗元嚇了一跳,失聲道:“這還是只蛇妖!”

    大蛇叫道:“我外祖父是蛇妖,死在捕蛇者手中,我父母也是蛇妖,死在捕蛇者手中。而今我一百二十歲了,以為能逃過一劫,修成蛟龍吃掉這些王八蛋,沒想到今天也要死在捕蛇者……”

    許應抬手,在它下巴上輕輕一拉,把它下巴頦卸下,大蛇便說不下去。

    許應眼圈一紅,道:“柳大人,我捕蛇還可以活下去,若是恢復稅賦,只怕要不了多久便會餓死。若非迫不得已,誰愿意冒著性命危險去抓蛇妖呢?”

    他拖著這條蛇妖,黯然離去。

    柳宗元忍不住落淚,感慨道:“孰知賦斂之毒,有甚是蛇者乎!異蛇雖毒,但更毒的,是橫征暴斂!”

    他回到房中,揮毫如風,寫下傳世名篇《捕蛇者說》。

    許應把這條蛇妖拖回家,丟進大缸里。天色已晚,他來不及把蛇送到衙門交差,只好等到天亮了再去。

    許應燒火做飯,囫圇吃了一頓,便自沉沉睡去。

    大蛇在大缸中拼命蠕動,試圖接上錯開的骨頭,折騰到半夜,只聽兇悍的官吏如同土匪闖到村里,打砸燒搶,呼喝連連,讓村民上繳賦稅。

    許應被驚醒,起床掌燈,向缸中張望,發現蛇妖還在,舒了口氣,這才躺下繼續睡覺。

    那蛇妖繼續努力接骨,不知多久,終于接好下顎骨,只聽許應起床的聲音傳來。

    蛇妖頹然。

    許應穿戴整齊,又來到缸邊看了一眼蛇妖。蛇妖一動不動,心道:“等我接上后腦勺的骨頭,冷不丁

    仰頭,給他來一口狠的,送他去見他祖父和爹娘!”

    許應面朝朝陽,徐徐吐納,默默運轉太一導引功。

    呼吸之間,只見他面上的陽光像是隨著他的吸氣而漸漸明亮起來,甚至可以看到空氣中有一顆顆細小的光粒,伴隨著呼吸而隱沒到他的體內。

    許應腹中隱約傳來雷聲,轟隆隆,自丹田中升騰而起,漸漸來到咽喉、鼻腔,然后雷聲又慢慢沉下,徐徐回到丹田。

    不過片刻,許應身上便自熱氣騰騰,一股股白色霧氣裊裊升起。

    他的本事,并非祖父或老爹所教。

    其實他不是老爹親生骨肉,而是祖父撿回來的。

    父親和祖父姓蔣,許應姓許,七年前許家坪大火,祖父從火場救出許應,帶著許應來到這里。

    許應對于那場大火的記憶所剩不多,但朦朦朧朧還記得一種呼吸法門,就是太一導引功。

    許應平日里閑來無事,按照太一導引功修煉,時至今日,已經修煉了整整七年。

    許應也不知道修煉這東西有什么用,反正閑著也是閑著,早上練一練,也無須花費多少時間。

    修煉期間,他發現太一導引功最大的作用,就是氣血運行到下面時,尿尿比以前直了很多,不擔心尿到鞋子。

    “這玩意兒沒啥用,只能尿得遠!痹S應曾經對此嗤之以鼻。

    直到許應長大了一些,跟著祖父和老爹去捕蛇,打死了一條大蛇之后,他才知道太一導引功的作用,遠不止尿得遠這么簡單。

    許應把太一導引功傳授給祖父和父親,怎奈他們學習時間太晚,進境緩慢,還是相繼倒在捕蛇的過程中。

    而今,家里只剩下許應一人。

    許應在三年前便已經將太一導引功修煉到極致,一身氣血行如奔雷。

    他感覺到后面明明還有路,氣血還有運行變化,可惜不知道后面的功法。

    他的身后,蛇妖從缸里悄悄探頭,見狀不由駭然。

    許應吞噬太陽之精,錘煉氣血,比自己還要快,煉化太陽之精的速度,哪里是吸收太陽精華?分明像只怪物,張開大口侵吞朝日玄機!

    “他修煉的是我妖族功法!”蛇妖瞪大眼睛,心中不解,“他不是人嗎?為何可以修煉我妖族功法?”

    日上竿頭,許應緩緩停止吐納,蛇妖連忙縮頭。

    日上竿頭后,陽光中的火性也變得無比灼熱,這時倘若修煉導引術,便會覺得氣血越來越熱,隨時可能自燃而死!
小說推薦
最近中文字幕高清1_亚洲人成77777在线播放网站_在线观看永久免费视频网站_最好看的2019年中文字幕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