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蘿網目錄

唐時明月宋時關 第一百一十八章 衙內克紈绔

時間:2021-12-07作者:江左辰

    柳墨濃聞言,柳眉一凝,臉色有點發沉,身處煙花之地,再冰清玉潔,自詡清高,但是在許多官宦子弟和世人眼中,還是賣笑的伶人,失去了一些人氣光環之后,麻煩就會接踵而來,被人登門羞辱。

    “太過分了!鄙蜱烊隳樕膊缓每,帶著一絲怒氣。

    柳墨濃自憐自艾,轉身對著蘇宸道:“讓公子見笑了,希望沒有打擾公子雅興!

    蘇宸無所謂道:“無妨,在任何地方,都有一些腦殘和二貨,跟這些人生氣,只會影響自己的心情!

    “話雖如此,但是聽上去,還是心里不舒服!鄙蜱烊阍谝慌詰崙嵅黄。

    “柳墨濃,給我出來,本少爺有錢,多少貫能夠陪我一夜,我爹乃是刺史府的錄事參軍……”那衙內公子喝的多了,仗著官宦子弟,愈發的無禮。

    月亮門口已經有人在攔截,驚動了桑媽媽上前勸阻。

    若是在以前,湘云館名氣鼎沸,許多富家公子也要有所約束,不愿輕易在這里鬧事,得罪背后金主兒的大家族,以及牽扯到各方權貴相好。

    但如今湘云館名氣受損,許多權貴子弟大多避開,所以有些人便落井下石,開始鬧事了。

    桑媽媽等人,也不再像以前那么硬氣了。

    蘇宸聽聞之后,看了韓云鵬一眼道:“錄事參軍的公子,你能擺平嗎?”

    “錄事參軍,一個從七品的小官而已,無妨,我爹雖然暫時罷官在家,畢竟也做過戶部侍郎、同平章事,隨時可能回京復官。我二哥是翰林編修,經常伴君圣駕;我五哥乃是戶部員外郎;六哥為軍中都尉。我出去揍他一頓,保準他爹不敢多放一個屁!”韓云鵬囂張說完,擼著袖子就下了閣樓的樓梯臺階。

    在古代,更是拼爹的年代!

    蘇宸感慨萬千,自己的老爹,卻是一個罪臣,沒得比了。

    “韓公子他……”柳墨濃有點擔憂道。

    蘇宸微笑道:“別管他了,只要占理兒,每次都是他欺負別人,回家也不會受韓老責罰,這次也是如此,他不過是仗義出手,做了護花使者!

    柳墨濃點點頭,把蘇宸引入了閣樓內,沈珈茹則是下樓跟過去看熱鬧了。

    頃刻,門外就傳來一陣哀嚎聲:“你敢打我,我爹是……”

    “打的就是你,我乃韓侍郎府上的大鵬公子,睜開你的狗眼看清楚!到時我韓家一道折子,讓你爹卷鋪蓋滾蛋,發配西北——”

    “啊,別打了,大鵬公子饒命,小的有眼不識泰山……”

    聲音漸漸消退,一場鬧劇才算告終。

    韓云鵬在小荷、沈珈茹貴賓式引領下,重新來到二樓的閣樓外軒,頓時揚眉吐氣,自帶著官二代的魅力。

    柳墨濃盈盈一禮道:“多謝韓公子替墨濃解圍!”

    韓云鵬擺手道:“我這個人雖然缺點不少,但是最不缺的就是正義感;以后柳姑娘若有麻煩,盡管報出我的名字,若我名號壓不住,就報我爹的!”

    蘇宸心中那個無語:這也是一個坑爹的貨兒!

    你說英明睿智的韓熙載,怎么有這么一個極品的小兒子,估計每天見到他,都會頭疼吧!

    柳墨濃謝過了韓公子的仗義出手,然后吩咐小荷上茶。

    蘇宸說道:“柳姑娘,我看你面色潤紅,聲音中氣很足,病癥已經消失了,只要再堅持服藥幾日,便可以徹底痊愈了!

    “還是再請蘇公子把脈一下,觀察得徹底!绷珴獾恍,直接伸出了雪白手臂,放在了桌案上,請蘇宸為他把脈。

    韓云鵬看到柳墨濃的玉臂一片雪白,如同羊脂白玉一般,看得人真想好好把玩一番,眼睛都快直了。

    “這……”蘇宸猶豫一下,但是瞧見柳墨濃淡淡微笑,眼神帶著真誠無暇,他若是胡思亂想,就是自己思想不純了。

    “好,那就再把脈一下!”蘇宸伸出手,放在柳姑娘皓腕處搭脈。

    小荷本來要拿著一塊絲巾去隔開皮膚,卻被一旁的沈珈茹給拉住了,給她使了個眼色。

    雖然看上去肌膚接觸,女子有些吃虧,但有時候,女子就愿意讓男人占這個便宜!

    片刻,把脈完成,蘇宸拿開手后,笑著說道:“脈象已經平和,除了病后的體虛外,已經沒有紊亂之象,算是痊愈了,只要注意休息,膳食營養補給到位,很快就跟以前一樣了!

    “謝謝蘇公子了!绷珴馐栈厥直鄣叫渥觾,感覺手臂還存留著他的指溫,內心多出一絲奇妙的感覺。

    “這是西廂記的三四折!”蘇宸把戲劇話本交給了佳人。

    柳墨濃接過來后,露出欣喜之色,前兩折她們正在排練,已經感受到劇情的豐富,人物的鮮活,詞藻華麗,表演新穎,一旦演出,她可以預料,絕對引發震撼。

    他迫不及待掃上兩眼,看到劇情轉承啟合更精彩了,忍不住笑道:“蘇公子果然高才,墨濃欽佩!

    “只是偏才而已,喜好這一塊罷了,在那些真正科舉的讀書人眼中,這都是不務正業,登不上大雅之堂!”蘇宸謙虛著自嘲一句。

    柳墨濃搖頭道:“那些新科進士,十年寒窗苦讀,為的就是鉆入牢籠而已。即便有了榮華富貴,但終究失去自己本心。陶公一句‘久在樊籠里,復得返自然’才是真正的灑脫和醒悟,不受案牘所累,不受名利捆綁,這般才子的人生,方過的自由瀟灑!

    蘇宸用著異樣目光看著柳墨濃,終于明白這妮子為何在四大花旦中,格格不入了,這種思維在古代,純是跟主流價值觀不和!

    不過,既然對方在夸他,他也不好拆臺。剛想苦笑一下,但是想到某點的讀者,最討厭‘苦笑’這個詞,強行換成了尷尬一笑。

    “對了,剛才看你們排練,還有些細節需要注意一下……”

    蘇宸此時把剛才自己所見所聽,根據后世舞臺戲劇的想法說出來,比如動作銜接,服裝道具,化妝臉譜,舞臺巨幕等,又做了詳細闡述,聽得柳墨濃、沈珈茹嘖嘖稱贊。

    “基本就這些了,時候不早,我們也該回去了!碧K宸見已經晌午了,打算提出告辭。

    柳墨濃起身挽留道:“剛過了午時,不如留下用膳吧,伽茹妹妹,你陪韓公子去包廂吃吧。我正好有幾個問題,還想再跟蘇公子請教。小荷,你待會把飯菜端進房來!

    沈珈茹聽出了她的話意,笑著把韓云鵬領走了,留給柳墨濃單獨跟蘇宸相處時間,一起在閨房內用午膳。
小說推薦
最近中文字幕高清1_亚洲人成77777在线播放网站_在线观看永久免费视频网站_最好看的2019年中文字幕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