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蘿網目錄

唐時明月宋時關 第三十章 外科手術

時間:2021-12-07作者:江左辰

    夜幕降臨,風淡月高,皎潔無華。

    知府衙門的某廂房內,燭火通明,滿室充斥著酒精和藥湯的氣味。

    蘇宸手握小刀,在姚遠左腰的部位來回比量,看怎么下刀會有手感,能更加準確,但遲遲沒有下手。

    彭箐箐看他拿刀在那比來比去的,臉色跟著緊張,忽然開口發問:“等等,你真要刨開他的肚子?”

    蘇宸點頭道:“要救他,只能這樣做!

    “可是,沒有人這樣救過人!”

    “以前華佗做過!”

    “他是醫圣……”彭箐箐這點常識還是知道的,說出自己的憂慮:“而你——”

    “我爹是蘇明遠,皇宮御醫!”

    “但是他出了錯,被問罪抄家了……”

    蘇宸無力反駁了,直接問:“你到底想說什么?”

    彭箐箐猶豫道:“我們就沒有其它辦法嗎?”

    蘇宸搖頭:“沒有,只有開刀手術才能救他,眼下死馬當成活馬醫,反正姚捕快也要活不成了,咱們放手一搏,或許能置死地而后生,瞻前顧后,只能眼睜睜看著他沒命!

    “那好吧!”彭箐箐被他這一番話說服,也就不再質疑了。

    蘇宸通過這番對話,也給自己增強了自信,死馬當成活馬醫吧,反正姚捕快馬上就要死了,自己拼一下,也不留遺憾!

    被彭箐箐打斷之后,反而緩解了蘇宸的緊張情緒,眼神更加堅定了。

    “你們拿著銅鏡,把光線調整好,都聚集在我手術的區域,負責照明!”

    “知道了,蘇宸哥哥!”靈兒還是那樣懂事聽話。

    倘若彭箐箐也能像靈兒那樣聽他的話,蘇宸就覺得世界更美好了一些。

    “我要開始了!

    蘇宸說的鄭重其事,二女聽得神色一緊。

    話音一落,手術小刀劃開了姚遠的左腰皮膚,一道傷口猙獰露出,皮脂層不斷翻開,里面的血水開始溢出來。

    “嘔!”彭箐箐只看了一下,就覺得胃內翻江倒海,想要吐出來。

    “注意形象,別噴到姚捕快的傷口處!

    彭箐箐轉過身,干嘔幾次,差點就要落荒而逃;但是,想到這個平時軟腳男人,和一個十二歲黃毛丫頭都不怕,自己就這樣嚇退了,實在沒面子。

    別開她平時習武,但是都是自己練,打打城內的紈绔子弟,街頭潑皮,還沒有獨自出去闖蕩過江湖,更沒有拿刀子捅過人,所以,有點怕血。

    尤其是這樣一點點割開人的肚子,也太血腥了,十分膈應人。

    彭箐箐也拿了一個口罩戴上,躲在一米開外,偏過頭,不正眼看傷口了。

    蘇宸不受影響,全神貫注投入手術中,隨著皮膚開刀的完成,側部的腹腔被打開之后,能夠看到了里面不少積血。

    他戴的絲綢手套用酒精泡過,沒有細菌,迅速探入,握住了半個拳頭大小的左側腎臟,外型類似蠶豆一般。

    通過光線,蘇宸看到這個腎臟的確受傷了,出現了破裂傷,不過已經暫時凝血了,只是在滲血,好在并不是全部破裂。

    本來蘇宸做好割掉姚遠一個腎臟的最壞打算,現在看來,只要割掉破損處,大約1/3的面積就可以了,然后進行止血就能結束,無須系扎修補等尾活兒。

    蘇宸頭腦十分清醒,說干就干,先用細繩結扎了輸尿管道,小心翼翼握住了腎臟,進行了結扎,避免切開后再出血,然后避開了周圍韌帶組織,游離出腎臟,對準了破損爛掉的部位,用小刀進行切除。

    彭箐箐偶爾瞥了一眼蘇宸,發現他此刻用刀子在割姚捕快的內臟,那雙大長腿有些瑟瑟發顫了。

    她內心有些驚恐,也有些疑惑,這個蘇宸,怎么膽子這般大,在切病人的內臟!

    本以為他只是說說而已,沒想到真切!

    而且切下去,面不改色,專注認真,神色冷靜,好像云淡風輕,淡定自如……

    平時得切過多少人了,才能如此鎮定自若?

    這一刻,彭箐箐看向蘇宸的目光,有點小敬畏了。

    楊靈兒佇立在蘇宸身邊,雖然年紀小,剛到十二歲,但是膽子似乎更大一些,看到這樣血腥一幕也沒有不良反應。

    只是一雙俏麗的眼眸,有些好奇,轉動不停,瞅著蘇宸的下刀,結扎,挑線,在有限的區域,做出如此精妙手術動作,感到欽佩無比。

    她的心中也有好奇,這種手法也沒見養父施展過,甚至不曾聽聞過,蘇宸哥哥是如何學會的?

    片刻之后,蘇宸切掉了一部分腎臟,將切除的切片放倒一旁的盤子內,然后進行止血和消毒,由于不是全部切掉,所以不用處理腎臟動靜脈的縫合,少了一些難度。

    在這個過程中,姚遠似乎有所疼痛,身子下意識扭動,但是被彭箐箐用繩子捆綁的結結實實,加上彭箐箐素手大力一按,就把姚遠身體給牢牢制住了,堪比虎鉗一般。

    接下來,蘇宸用細竹子倒流引血,用紗布清空殘余血跡,再次消毒殺菌之后,只要不感染,手術的成功率還是很大的。

    手術中沒有出現大出血的清空,也減輕了手術的復雜難度。

    經過消毒殺菌和清空積血后,蘇宸解除結扎的細繩,開始進行傷口的皮膚縫合,眼神里露出幾分自信的神采。

    勝利在望了!

    但蘇宸不敢大意,正所謂行百里者半九十,最后時刻,也要謹慎再謹慎,不能掉以輕心。

    可別一時興奮,出現手術鉗子、鑷子遺落在病人腹腔這等低級錯誤。

    而此際,院子內佇立的知府大人,典史吏書,各班捕快,兩位郎中等人,都在焦急等待,目光張望著廂房的屋門,不知里面的開刀破腹術進行的如何了。

    “胡鬧,簡直是胡鬧!”曹修元嘴里不斷在痛斥貶低著蘇宸行徑,覺得他不知天高地厚,就是在嘩眾取寵而已。

    “知府大人,姚遠捕頭可是因公受傷,是潤州的英雄,不能在死前還受這黃毛小子這般欺辱,正所謂:人之發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孝至始也。他蘇宸小兒,貪慕錢財,想著通過此徑博取名聲以獲利,一旦姚捕頭出事,必須要嚴懲此子!”曹修元借題發揮,要趁此機會給蘇宸安插一個罪名。

    那些衙門官吏,各班捕快聞言,也動了幾分怒氣,若是蘇宸真的這般不堪,借姚捕快的身體來做秀,他們是不過輕易繞過蘇宸那混小子的。

    知府彭澤良只是輕輕點頭,并沒有搭言,目前形勢未明,不知里面手術如何,他不會輕易下言論,只是心中也隱隱有些擔憂,畢竟這件事,還有他的寶貝閨女兒摻和在其中。

    “唉,這混蛋小子,幾時誆騙了吾女,竟一心跟著他干些胡鬧事!”彭澤良心中冷哼,牽扯到自己傻白甜女兒,不由對蘇宸也有了些埋怨。
小說推薦
最近中文字幕高清1_亚洲人成77777在线播放网站_在线观看永久免费视频网站_最好看的2019年中文字幕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