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蘿網目錄

這游戲也太真實了 第449章 泰坦蘇醒!

時間:2022-08-13作者:晨星LL

    _:這游戲也太真實了 第9章 泰坦蘇醒!

    方長:“你先別激動,好好回憶一下當時到底發生了什么?”

    落羽:“真不知道,核彈一炸我就沒了。qaq’

    夜十:“核彈爆炸之前呢?”

    落羽:”……好像觸發了一段劇情,不過剛觸發沒多久就被核瀑掐斷了。淦!再晚幾分鐘就好了,我還沒問代價是什么呢!”

    方長:“劇情?什么劇情?還有代價是怎么回事?”

    落羽:“變種酤菌母體……對了,還有個活了一百多年的老妖怪,是那本《卓巴爾山脈下的綠洲》的作者,來自學院的研究員!

    方長:“臥槽!”

    夜十:“臥槽??”

    落羽:“呃……這和bug有關系嗎?策劃不是說我是被核彈炸出bug來的嗎?(尷尬)”

    方長:”那可未必,你要是玩的游戲多點就知道了,有時候官方自己都不知道bug出在哪!

    夜十:“+1,最后實在找不出來,使出殺手锏回檔三天也不是不可能。(滑稽)

    落羽:“我靠,不會吧?”

    方長:“說不好。(斜眼笑)”

    西紅柿炒蛋:“話說誰去提醒一下他們?失落谷有個母體……是母巢還是母體?這兩玩意兒我到現在都沒搞清楚有啥區別!

    狂風:“蚊子呢?他不是接了個任務嗎!

    老白:“……沒回我消息,估計是上號了!

    落羽:“不可能還活著吧?百萬當量的核彈啊兄弟!啥碳基生物能扛得住?”

    伊蕾娜:“切,這游戲里百萬當量算回球,清泉市什么大場面沒見過,你看那兒的母巢慫了嗎?(滑稽)”

    落羽:“(緊張)”

    失落谷。

    通往山谷內的隘口,幾座倒塌的巨石擋住了眾人的去路。

    從卡車上跳了下來。

    穿著防護服斯斯走到了路的中間,推了推橫在前面的石頭,發現紋絲不動

    而與此同時,就在她靠近這片區域的時候,vm上的蓋格計數器已經開始跳動,放射指數直線上升。

    三相彈產生的放射性殘留可不是開玩笑的。

    如果是在現實中,再往里面走兩步鐵定是完犢子了。

    幸好這是游戲。

    在穿上防護服之前,眾人已經注射了抗輻劑,體型較大的肉肉更是打了兩針。

    “應該是從爆炸中心崩飛過來的……把這兒挖開估計得要不少時間!

    從路中間的幾塊巨石退了回來,斯斯看向身后卡車上的眾人。

    “建議步行!

    “只能這樣了!

    跟鼠點了點頭,從車上跳了下來,蚊子也跟在他后面下了車。

    一行全部共六人一熊。

    除了玩家之外,還有一名佩特拉要塞本地的向導,

    頭上頂著鋼盔的尾巴,已經將工兵鏟和鐵鍬扛在了肩上,興致勃勃地問道。

    “喔!我們從哪開始搜索?”

    ”不知道誒,”肉肉撓了撓后腦勺,“說起來有具體坐標嗎?”

    食指在vm屏幕上劃個不停,蚊子的臉上寫滿了微妙的表情。

    ”額……沒有,管理者給的坐標好像就一個大概位置!

    鼴鼠忍不住回頭問道:“也就是說整個大裂谷都有可能?”

    蚊子撓了撓頭!卑顺墒!

    器鼠:“......”

    河堤的標準半徑是10公里,換而言之總面積得有將近314平方公里!

    這么大片地方特么上哪找去?

    如果不是那枚核彈的話倒還好。

    v作為生命體征監測儀本身就能向周圍發送自己的加密坐標,而這一坐標在玩家之間是共享的。

    但挨了一枚核彈,這功能要是還能有效,那才叫活見鬼了!

    “其實也不是完全沒有線索!

    捏著下巴思忖了片刻,斯斯開口說道,“假設還有遺體存留的話,核爆的沖擊波會將水平面上的殘骸推到山谷外壁,所以事實上我們并不需要深入山谷內,只需要沿著山谷外圈捏索就夠了!

    ”有道理!”

    跟鼠眼睛一亮,緊接著在后面補了一句,“落羽兄弟的進攻方向是從南向北,所以大概率會落在山谷中央的南側或者北側!”

    斯斯認真點了點頭。

    “準確的說是北側,我之前看見過那架飛機大致降落的位置!

    說著,她看向了跟隨他們一同來這兒的那個向導

    “可以麻煩你在這里等我們嗎?”

    那向導表情有些遲疑

    在出發之前,城主特意囑咐過他,聯盟是駝峰王國的伙伴,讓他務必保證這些貴客們的安全。

    “可是……”

    “我直說好了,里面的情況可能比我們想象中還要復雜,你跟著我們一起進去恐怕會成為累贊!

    見她都這么說了,那向導也就不再堅持,最終點了點頭。

    之前聽過關于失落谷的種種傳說,顯然他也不想靠近這個鬼地方。

    “你們小心……這地方很邪門,之前有行商半夜從這路過,聽見里面有惡鬼的哭喊!

    斯斯點了點頭,將手中的沖鋒槍上膜

    “我知道了!

    一行人翻過了碎石路障,進入到了山谷內,沿著內側的山磊捏索墜機的地點

    核慢產生的沖擊波徹底改變了這里的地貌,斯斯驚訝的發現,這兒的情況和她之前來是完全不同,已經徹底變了副模樣。

    “牛啊……那邊就是核彈坑嗎?”蚊子拿著望遠鏡,望著山谷中心的方向,只見一座觸目驚心的彈坑印在地上。

    尾巴:“喔!爆炸的時候可壯觀了!尾巴還錄了視頻!”

    蚊子:”!!給我康康!”

    就在幾人正竊竊私語的時候,前方忽然飄來了嘶啞的任吼。

    走在前面的鼴鼠停住了腳步,抬起手中的ld-50瞄準了前方

    ”……喘食者?”斯斯皺起了眉頭。

    “不像……我在清泉市沒見過這種怪物!饼B鼠的臉上露出警覺的表情,拔出信號槍朝著天上開了一槍。

    火紅色的照明彈升上了天空,在空中打開了降落傘。

    酒紅色的光芒照亮了整片區域,藏在黑暗中的怪物也徹底露出了身形

    那是四只人型生物,他們四肢匍匐在地上,腦袋嵌在肩膀里面,鋒利的牙齒就如鯊魚的鋸齒,一雙雙猩紅色的瞳孔散發著瘆人的光芒。

    標志性的紅色二菌斑昭示了它們的身份

    毫無疑問,它們都是黏菌的子實體!

    “開火!”

    確認目標的瞬間,跟鼠毫不猶豫扣下扳機,槍口噴出炙熱的火蛇。

    除了拿不了槍的肉肉,四名玩家同時開火,橙黃色的曳光在漆黑的山谷中瞬間拉開了一道死亡之網。

    “嘶--!”

    四肢匍匐在地的異種發出凄厲的叫喊,躲過一輪掃射,身下塵埃暴起,如炮彈一般沖了上來。

    好快!

    鼴鼠心中驚訝,彈夾打空,立刻拔出掛在腰上的工兵鏟向前揮砍。

    電光石火之間,鋒利的鏟刃劈在了那異種的腦門上,然而并沒有直接削去它半個腦袋,就像是砍在了石頭上一樣發出了鐺的脆響。

    那異種斷吼一聲,揚起一對前幾,猛地向前一合抱,如同一把大開大合的剪刀。

    渾身寒毛倒豎,躁鼠猛地向后跳開,堪堪躲開了這致命的一擊。

    得虧他已經序列階段三,完成了二次覺醒

    否則光是這一下子,就足夠把他送回上千公里外的老家了。

    “大家小心!這玩意兒有點邪乎--

    大吼著向后倒退,跟鼠猛的扔出工兵鏟砸中它頭部,阻止其沖上來的同時,拔出了背在背上的霰彈槍。

    “砰--!”

    粗長的火焰爆開,龐大的動能粉碎了顱骨,暴力的鉛彈瞬問灌入那異種的腦門,將它轟的身子向后一晃。

    新手村就在清泉市的北郊,玩家們早就積累了豐富的對異種作戰經驗,知道這家伙不會就這么復雜的被干掉。

    跟鼠沒有停下,連續摳動著板機,足足補了三槍,直到那異種已經被轟的四分五裂,湊不出破碎的尸體才停止開火。

    另一邊,芝麻糊、尾巴和袁克在一輪掃射開始之后同樣陷入了近戰

    磁力彈弓的小口徑彈丸對異種根本不起作用,打空彈夾的斯斯迅速拔出了綁在大腿上的兩把匕首,交錯在一起的瞬間,堪堪擋住了迎面砸來的前爪。

    鐺--!

    電光石火之間的碰撞,就如冷兵器的交嗎!斑-_”

    虎口傳來的龐大沖擊力與撕裂感,令她不禁悶哼一聲,原本淡定的臉上也不禁露出一絲驚訝。

    這力量一

    竟然比爬行者還強!?

    眾所周知,即使是微弱的覺醒者,在面對力量完全超規格的異種時,也是需要借助文明人的利器才能與之抗衡。

    與這種兼具力量與速度的怪物近戰顯然不是明智的選擇,袁克迅速向后拉開了距離,腦海中正緩慢思索對,而她旁邊的尾巴卻快了她一步。

    “喱喱喱!”

    半米長的刺刀化作一道寒芒,迅猛地刺向了那顆嵌在肩膀中的腦袋,不過卻沒有命中,而是戳在了腦袋旁邊的肩窩。

    那怪物發出了一聲嘶啞的叫喊,猛地向前揮出了前爪。

    而就在這時,一聲雄壯渾厚的獸吼從一旁傳來,

    “吼--!”

    鑲了鋼釘的熊掌如同呼嘯的火車頭,啪的一掌拍在了那怪物的腦門上。

    酥軟的腦瓜瞬間漫開,墨綠色的漿液飛濺,把肉肉給嚇了一跳,連忙往后躲了一步。

    事實證明,這是正確的。

    那墨綠色的漿液落在地上,發出呲呲的聲音,并升騰著白色的煙。

    “哦哦哦!干的漂亮肉肉!”

    尾巴驚喜地豎起了大拇指,芝麻糊也驚訝的看向了她。

    “呀呀呀,這是什么玩意兒?”看著隱隱被燒焦的爪子,肉肉詫異地瞪大了眼睛

    袁克的眼睛瞇起。

    “腐蝕性血液……”

    三氟甲磺酸嗎?

    還是某種酸性更強的未知有機強酸。

    血液中的氧化還原反應這么刺激,八成不是單純的有機體。

    難怪剛才匕首砍上去的時候觸感這么奇怪,沖鋒槍掃了一梭子就掉了層皮。

    這家伙搞不好還真有可能是石頭做的。

    站在一側山墊上,俯瞰著山壘下的眾人,白鴿淡淡的笑了笑。

    ”漂亮!

    他抬頭看了一眼那枚緩緩落下的照明彈,瞳孔中浮起了一絲厭煩。

    光啊……

    真討厭。

    雖然光線并不會實質上削弱他的戰斗力,但黏菌對于光照的本能喜歡,還是會讓他感到生理上的不適。

    畢竟共生黏菌也是他身體的一部分。

    更何況光照的熱量會蒸發為數不多的水分,正是因此,他才把實驗室修在洞穴深處。

    說起來這些人為何要一次又一次地闖入他的實驗室。

    他們難道就沒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嗎?

    如果只是挖坑的話也就罷了,他可以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當沒看見。

    但不管怎么說,那枚核彈也太過分了。

    白鴿的笑容漸漸冷了下。

    看來四只“小黑”不夠。

    那……

    這樣呢?

    腐爛的嘴角牽起一絲弧度,他打了個響指。

    其實這個動作完全是多余的,不過他覺得這樣會比較帥。

    響指打響的同一時間,他的聲帶發出了3萬赫茲以上的音波,并一圈一圈地向外擴散。

    這個聲音已經遠遠超出了人耳能夠捕捉的范圍,不過對于那些聽命于他的“使徒”而言卻剛剛好。

    沉睡中的子實體被陸續喚醒

    雖然大多數都死在了核爆中,但活下來的無疑都是最強悍的那一批。

    比如與巖石共生的“退化體”!

    由他的“智慧”與小紅的“生命能量”共同孕育的結晶--“小黑”!

    這些有著黑曜石肌膚,融合了掠奪者尸骨的退化體,同時兼具著爬行者的速度與暴君的防御,就如貼地飛行的坦克。

    那枚核彈讓他改變了主意,他不打算再與外界共享這座遺跡。

    如果這些人執意要留在這里。

    那就永遠的留下好了。

    山體下方,鼴鼠忽然警覺地看向四周,臉上表情漸漸不妙的起來。

    ”雖然我不是感知系……但我總有種不祥的預感!

    一道道黑影在近處的山壘下方攢動,更多的異種似乎在向這邊靠近。

    旁邊的蚊子咽了口唾沫,同樣警覺地向四周張望著。

    ”……本大爺也有這種感覺!

    芝麻糊忽然捂住耳朵蹲在了地上,高興的表情從臉上一閃而逝。

    見狀,尾巴立刻閃到了她身邊,蹲下身來擔心地問道。

    “giao!伱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嗎?”

    疼痛只是一瞬問。

    芝麻糊茫然地松開了捂住耳朵的雙手,在阿尾的攙扶下綠緣從地上站了起來

    “好刺耳的聲音,我好像耳嗚了……抱歉,你剛才說了什么?”

    超限度的痛覺被屏蔽,然而正常的狀態并沒有解除

    袁克皺起眉頭,將手貼在了她脖梗上方,提高了說話的音量

    “貓能夠聽見30赫茲到45000赫茲之間的聲波,最高甚至能達到70000……你能大致確定聲音的方位嗎?”

    “我試試……”

    芝麻糊閉上了眼睛,將意識集中在了聽覺上,尋找著聲音的源頭。

    很快,她的眼睛忽然睜開,目光忽然鎖定在了旁邊的山上,琥珀色的瞳孔微微收縮。

    ”那里!”

    眾人抬頭順著她的視線望去,打亮了手電筒,只見一只啃食者姿勢相當裝逼的站在山頭,正用那猩紅色的目光俯視著他們。

    那模樣一看就不是什么好東西。

    “特奶奶的……召喚師是吧?”蚊子罵罵咧咧一聲,從背后取下一把機械督

    瞧見這原始的武器,白鴿呵呵笑了聲。

    “呵呵,這種小兒科的手段對我可沒用!

    她看著那人機下了攝機,其至連躲都沒有機他看看那人扣下了報,班至連迷都沒有躲

    如他預料中的那樣,那支箭甚至都沒能射中他,而是嗖的一聲從他耳邊擦過。

    估摸著山下那些人已經黔驢技窮,就在他正打算嘲諷兩句,讓他們知難而退的時候,爆炸的轟鳴忽然從他身后響起。

    一股龐大炙熱的氣流裹挾著彈片,狠狠撞在了他的后背,猝不及防之下,將他炸的整個人一頭向前栽去,從山上掉了下來。

    “囑囑囑,藝術就是慢炸!”

    看著那只從山下摔下來的啃食者,蚊子邪惡地笑著,又塞了一枚弩箭在機械弩上,轉動絞盤上了弦。

    小樣。

    跟老子玩還嫩了點!

    “控制住那家伙!”

    沒有錯過這個機會,跟鼠喊了一嗓子,拎著露彈槍一馬當先地沖了上去。

    然而就在這時,地動山搖的震顛忽然從腳底下傳來。

    隨之而來的還有一聲刺耳的長嗎。

    “咿唔--”

    那聲音悠揚纖細,就像吹奏的羌笛,空靈中帶著一絲殺氣。

    與此同時,一道呼嘯的破空聲從空中傳來。

    說時遲,那時快!

    余光警見那抹從空中襲來的殘影的一瞬間,跟鼠幾乎是條件反射地向右撲倒,就地一個側滾,躲開了那筆直沖向自己的殘影。

    那影子如同炮彈特別轟在了地上,將地面踏碎,瞬問爆開了一片碎石與滾滾的塵埃。

    昆鼠踉蹌的站穩了身子,掩著口鼻向后急退了兩步,同時架起了手中的雪彈槍。

    塵埃散去。

    當他看清站在面前的那人,眼睛頓時瞪大了一圈,槍口也不自覺地往下壓了一

    “落羽?!”

    拎著機械弩的蚊子也瞪大眼睛,爆了句粗口。

    “臥槽?!你投敵了?”

    落羽沒有回答,只是用無神的雙眼看著眾人,像一具行尸走肉一樣站在那里。

    地動山搖的震顏并沒有因為塵埃散去而停止,甚至有愈演愈烈的趨勢。

    感覺到那震源似乎在身后,斯斯立刻回頭向后看去。

    而在看到那個大家伙的一瞬間,她的臉色瞬間變了,

    注意到了她表情的變化,尾巴也順著他的視線向后看去,嘴巴頓時張大的仿佛能塞進一枚鵝蛋。

    “我giao!”高達?!

    不--

    那玩意兒應該不能算是高達,畢竟并非是標準的人型

    四四方方的身軀向前突起,棱角分明的身子就像一把直立的手槍,銹跡斑駁的炮管上爬滿了紅色的菌斑,已經看不清原來的涂裝是什么樣。

    它沒有腦袋,或者說腦袋埋在了身體里,粗壯的機械前肢撐在彈坑的邊緣,將輕便的身體托起,健壯的后肢下方踩著完全銹蝕的履帶,一只腳已經踏在了核彈坑的外面。

    這家伙簡直就像一艘直立行走的陸地洋艦!比“開拓者”更像是真正意義上為戰斗而生的陸行堡壘!

    即使是身形壯碩的肉肉,在它的面前也偉大的像一只螞蟻。到底什么樣的怪物才能擊敗這家伙?

    不--

    應該說到底什么樣的怪物才配這東西出手?

    蚊子咽了口唾沫,喃喃自語地嘀咕了句。

    “這玩意兒……就是那個泰坦’么?”

    這建!喼睂疟!

    站在山谷入口的向導,同樣瞧見了這一幕,

    從剛才地震結束的那一刻,驚恐的表情便浮現在他的臉上,

    “沙海之靈在上……”他的肩膀顫抖著,控制不住的想跪在地上祈禱,

    天空之神……

    竟然復活了!?

    茫然無措的他不知該如何是好,更不問正這到底是吉兆還是兇兆。

    但無論怎樣,以凡人的力量挑戰神明都顯然不是個明智之舉。

    他騎上了摩托,發動引擎,將油門擰到了死,沒命地朝著西邊狂奔

    他必須將這個消息帶回佩特拉要塞!

    只有王國最虛誠的大祭司才有希望拯救這些可憐的人們!

    而此刻,山谷內的眾玩家正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機。

    前面是“落羽”,后面是被黏菌支配的“泰坦”,周圍還圍著一圈不知道叫什么玩意兒的沒脖子爬行者。

    一雙雙猩紅色的瞳孔散發著殺意,讓被包圍著的眾人不自覺地咽了口唾沫。

    沒有人相信,只要它們沖上來,用不了一個回合就能將他們撕碎,不了三個回合連根骨頭都未必能剩下。

    “……早知道老子應該把坦克開過來!饼B鼠問正的向后退了一步,

    蚊子都哭笑不得道,

    ”還坦克呢,你特么就算騎著管理者來也完犢子啊……”

    別的不說。

    啥玩意兒能干掉他們后面那臺從核彈坑里爬出來的泰坦?

    這東西甚至扛住了百萬噸當量的傷害!

    而且還是在爆炸的正中心……

    搖搖晃晃著從地上爬了起來,那個“喘食者”晃了晃腦袋,拍了拍身上的灰,在一雙雙詫異的目光中,忽然口吐人言道,

    “敞開天窗說亮話吧,給你們最后一次機會,從哪兒來的回哪去!

    ”從現在結束,7號綠洲的遺址不再對外開放,如果再讓我看到你們,我就當成掠奪者處理了……順便一提,那些小黑們的零件,有一部分就是從掠奪者身上弄來的!

    ”你們要試試嗎?”

    恐怖的壓迫感籠罩在眾人的頭頂。

    雖然死亡并不可怕,但并不意味著死亡沒有代價。

    直視著那雙猩紅色的瞳孔,尾巴咬了咬牙,硬著頭皮喊了一聲

    “你抓走了我們的同伴!我們不能放下他不管!”

    “同伴?”

    白鴿驚訝地看了一眼那個嗓門不小的小姑娘,又表情古怪地看向身前一動不動站在那兒的落羽。

    “你是說這家伙?”

    那個小伙子顯然沒有恢復神智

    白鴿估摸著應該是小紅擔心自己的危險,所以把他扔了出來,

    見站在那兒的“喘食者”沒有反應,蚊子也扯開了他那副公鴨嗓子,嚷嚷了一聲。

    “沒錯!你把落羽還給我們!我們保證從這撤走!”

    鼴鼠瞟了這家伙一眼,心說這落羽要是知道自己變得這么“牛逼”,恐怕第一個不答應跟自己這些人回去。

    不過一

    他當然是贊成蚊子老兄的,

    哪怕拋開管理者大人的任務不談,這強度也太特么bug了

    大家都是遲鈍系,憑什么二階段的速度比他三階段還快?這科學嗎?顯然不科學!

    必須讓狗策劃把這bug給候了!

    斯斯則是看向了芝麻糊,壓低了聲音說道

    “準備戰斗……

    芝麻糊輕松地看向她,有些擔心地說道,“我們……能打得過他嗎?”斯斯冷靜地分析道。

    ”那些黏菌,應該是聽那家伙指揮,就像蚊子說的召喚系’,只要能把他控制住,應該就能讓那些異種投鼠忌器!

    她可不間正眼前這個可疑的家伙會因為兩句毫無殺傷力的“嘴炮”把落羽放了。更不懷疑他會平安放她們走

    從謬輯上來講,滅口都是最佳的選擇,不但能保守秘密,還能起到震懾其他人的作用。

    雖然實力相差懸殊,但這場boss戰九成是免不了

    白鴿摸著下巴,那樣子似乎有在認真地考慮著什么。

    就在斯斯準備動手的時候,那家伙的反應卻出平了所有人的意料

    口風他占了下斗,來快地答皮了屬色和的子的嚴求

    “嗯……你們的要求例也合情合理,這小伙子是叫落羽是么?”

    ”既然你們認識他,那你們就把他帶回去好了!蔽舶脱劬σ涣,驚喜地說道,“喔!謝了朋友!”

    聽到朋友這個詞,那張腐爛的臉上露出一絲淡淡的笑容

    “不客氣,并不是所有黏菌都滿懷好心……我知道這種觀念不是一時半會兒能改變,不過幸運的是我有足夠的時間等待和鉆研,以及證明!

    ”帶著你們的伙伴回去吧!

    “順便一提,他腦子壞掉和我沒關系……要怪就怪那枚核彈!闭f著,他揮了揮手

    刺耳的聲波再次擴散,芝麻糊下意識的捂住了耳朵,表情猶如出了間正面具

    不過在那聲音的驅使下,從核彈坑中爬出的“泰坦”緩緩坐了回去,只留了半個身子杵在地上。

    而包圍玩家們的異種,也紛紛退了回去,在山腳下隱去了身形

    團滅的危機一照間解除了

    能鼠一臉懵逼地看向了旁邊的袁克,后者同樣是一臉懵逼的表情。兩人都已經做好了ss戰的準備。尤其是鼴鼠。

    他甚至已經往槍膛里塞了一枚專門用于狩獵大型異種的鹿彈,準備先發制人的干掉中了“魅惑技能”的落羽。

    然而事情的發展卻是完全出乎了兩人的意料,那個“晴食者”真的放過了他們。

    這就…

    通關了?
小說推薦
最近中文字幕高清1_亚洲人成77777在线播放网站_在线观看永久免费视频网站_最好看的2019年中文字幕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