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蘿網目錄

這游戲也太真實了 第439章 對付神棍,自然得用更神棍的方法

時間:2022-06-26作者:晨星LL

    “前進!”

    “我們是聯盟堅不可摧的矛頭!”

    “我們是橫掃一切的鋼鐵洪流!”

    “我們已經做好了獻出心臟的準備,隨時準備用生命去實現管理者陛下的理想!”

    “向著機場前進。!”

    引擎聲隆隆作響,卡車上的骷髏兵團正追隨著呼嘯的黃沙向前。

    沙漠色涂裝的鋼鐵炮塔上露著半截身子。

    手中握著望遠鏡的鼴鼠,正意氣風發地眺望著遠處黃沙滾動的地平線,用那副公鴨嗓子宣泄興奮地嚷嚷著。

    即便那炮塔被曬的可以煎熟荷包蛋,即便鶴立雞群的站著讓他淋了一嘴的沙,正在興奮頭上的這家伙仍不愿從坦克上下來。

    另外三個車組成員都坐在拖運坦克的卡車上,此刻正無精打采地交頭接耳著,對于鼴鼠老兄打雞血的發言毫不關心。

    一起打了這么久的游戲,他們早就習慣這家伙的行為藝術了,過一會兒就消停了。

    “155的備彈太少了,為什么不搞個120?”

    “沒有120炮管的生產線唄,干脆直接用155的炮管了!

    “臥槽?這也行?”

    “哈哈,你驚訝的樣子像極了萌新!

    “太熱了,流汗流的煩人,咱該給坦克裝個空調來著!

    聽到好兄弟們這軟弱的發言,鼴鼠放下望遠鏡,不滿地看向了他們。

    “那是什么玩意兒?太軟弱了!不如多帶兩發炮彈!”

    眾車組成員:“……”

    瘋了。

    這家伙已經魔怔了。

    35輛坦克分別由35輛卡車馱著。

    這些12個輪子的重型卡車,是聯盟在銀翼集團援助下完成的最新產品――“電!,其載重能力是電螺的數倍不止,最大荷載是80噸,主要用于運載重型裝備。

    至于骷髏兵團英勇無畏的“裝甲拋彈兵們”,則大多坐在4個輪子的“電騾”上。

    700多公里的越野,當然不可能開著坦克過去。

    當年t34的400公里大突襲,放軍事史上都算是個奇跡了。

    大多數坦克的摩托小時都在500公里上下,過了這個數字發動機和懸掛就得大修。

    因此,依托公路或者鐵路運輸,到了目的地之后再展開是比較常見的做法。

    二號坦克雖然使用了未來材料,但聯盟的工業技術還比較粗糙,機械耐久度并不算突出。

    真要是越野700公里,只怕到不了目的地,就得人推著坦克走了。

    從南部進入沙漠的骷髏兵團,將沿著沙塵暴的邊緣推進,并依靠著那些夾雜著鐵銹的沙礫,規避可能存在的高空偵查與電磁波搜索。

    另一邊,站在重型卡車上的尹蕾娜,正一邊哼著小曲,一邊在坦克的發動機蓋上煎著撿來的蛋,絲毫不介意沙海之靈時不時地給他灑些左料。

    蹲卡車護欄邊上的精靈王富貴一直盯著地圖看個不停,試圖從這幾乎沒有參照物的沙漠中判斷現在的位置。

    “我們現在到哪兒?”尹蕾娜隨口問了句。

    精靈王富貴搖著頭說道。

    “不知道,沒有gps……鬼知道開到哪了!

    將煎蛋盛進了鐵盤子里,尹蕾娜一臉滑稽地瞟了他一眼。

    “可別開軍團老家去了!

    精靈王富貴收起了地圖,翻了個白眼。

    “好了好了,你可以把烏鴉嘴閉上了!

    “行唄……對了,來個煎蛋不?”

    這煎蛋聞著確實挺香。

    雖然食材的品種怪了點,但老娜的廚藝確實沒話說,火遍曙光城北街的妖怪肉排就是他和炒蛋兄倆個弄出來的。

    不過富貴兄并沒有立刻上鉤,咽了口唾沫,警覺地看著他。

    “……你確定這個只是鳥蛋?”

    尹蕾娜表情微妙地挪開了視線,撓了撓頭。

    “我能保證它是蛋!

    精靈王富貴:“……”

    ……

    另一邊,佩特拉要塞。

    白熊騎士團的“駐地”門口掛著的牌子,然而此刻倉庫里的人卻一點不少。

    甚至于有些擁擠。

    為首的那人是佩特拉要塞的城主塞恩。

    跟在他身后的有城堡的衛兵,有負責城防的將軍,還有身著華貴服飾的貴族,披著白袍的祭司等等……

    相比起骷髏兵團那枯燥無味的旅途,白熊騎士團一眾玩家們的遭遇就要刺激的多了。

    看著城中幾乎所有權貴都聚集在這里,老布瑪感覺腿肚子隱隱有些發軟,心臟受不了。

    不過看到被衛兵帶走的那位小姐又完好無損的回來了,他心中還是稍稍松了口氣。

    這些天他一直在想辦法打聽她的下落,然而別說是搞清楚她犯了什么事兒,甚至連她被帶去了哪兒都打聽不到一丁點風聲。

    無論怎么說。

    回來就好。

    被圍在人群中央的芝麻湖一臉局促不安的表情,手足無措地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而站在她旁邊的斯斯,則是澹定地看著大廳內的眾人,緩緩開口說道。

    “她就是我說的那位神使!

    說著,她輕輕摘下了芝麻湖頭頂的帽子。

    當看到那對晃動的貓耳,幾乎所有人都露出了詫異的表情,甚至于發出了驚呼。

    除了白熊騎士團的其他人以及站在角落的老布瑪。

    也許是見得比較多的緣故,他已經習慣了那位小姐頭頂那雙不同尋常的耳朵。

    然而當聽到“神使”這個詞的時候,他的臉上還是露出了茫然的表情。

    神……神使?!

    到底是什么情況?!

    ……

    不怪老布瑪會詫異,畢竟他上不了論壇,玩家們交流攻略的時候自然也不會帶上他。

    時間回到五天前。

    佩特拉要塞城主的宮廷。

    在整座城邦所有商人、權貴的注視下,斯斯當場承認了城中的流言全都是自己干的。

    不管是那個傭兵頭子自己編的部分也好,還是那些在以訛傳訛中誕生的謠言也好,她都一口氣攬到自己身上。

    而且承認的理直氣壯。

    不過,她唯獨否認了那是胡編亂造的謊言,而是一口咬定那是銀月女神托夢給她同伴的預言。

    在她說出那句“那是神的旨意”的一瞬間,宮廷內頓時一片嘩然。

    披著白袍的老祭司氣的鼻子都歪了,當場怒斥她是褻瀆神靈的妖女,要衛兵將她斬首。

    擔任外交事務官的羅斯金伯爵同樣表示這聽起來有些匪夷所思,而且給出的反駁也是有理有據。

    “……如果真是神的旨意,偉大的神靈為何不選擇一名信仰虔誠的教徒,比如我們的城主大人,而是選擇了你?”

    他頓了頓,聲音充滿了懷疑。

    “……一個來自綠洲之外的異教徒,偉大的神靈究竟是出于何種原因,才可能讓你來告訴我們該怎么做!

    一旁的老祭司怒不可遏地接上了他的話。

    “沒錯!就算是沙海之靈和銀月女神的指引,她為何會找到你而不是我!”

    反正死了不過重開,拼一把還有活路,斯斯干脆也豁出去了,毫不客氣地懟了回去。

    “這個問題難道不應該問問你們自己嗎!”

    被這理直氣壯的聲音給怔住了。

    大廳內一時間鴉雀無聲。

    不等那表情錯愕的羅斯金伯爵開口,不等貴族們重新組織唾罵的言辭,她抬頭挺起了胸膛,彷佛神靈就站在她的身旁。

    “你們明明知道那群人不懷好意,然后眼睜睜地看著他們拎著屠刀闖進了你們家里,就在你們眼皮子底下褻瀆你們的信仰,試圖喚醒兩百年前被神靈封印的邪靈!你們什么都知道,但什么也沒做,甚至不但沒有站起來反抗,反而將頭埋進了沙子里當鴕鳥!

    環視著這些衣冠楚楚的貴族們,她理直氣壯地怒斥道。

    “為什么沙海之靈找到的是我?為什么她沒有求助她‘最虔誠’的信徒?難道你們不該反思下自己都干了些什么,才讓她失望成這樣嗎!”

    這番刺耳的發言徹底激怒了眾人。

    也刺痛了無數人的自尊。

    尤其是以羅斯金為首的貴族。

    他們大多數人都是投降派,相信只要向軍團獻上忠誠,不但能保住手中的財富和地位,爵位甚至還能更進一步。

    就像獵鷹王國的貴族們一樣,最先投降的人大多都得到了封賞。

    然而無論他們用什么樣的詭辯去解釋投降是為了綠洲的萬千黎民,也掩蓋不了他們在精神上已經跪下的事實。

    佩特拉城主同樣被這句話給激怒了,但看到羅斯金等一眾貴族們氣的吹胡子瞪眼睛,他忽然又沒那么生氣了。

    尤其是他冷靜下來一想。

    這話說的……

    好像也沒毛?

    換他要是銀月女神或者沙海之靈,看到自己的信徒們骨頭這么軟,恐怕也會尋思著還不如找個外人過來。

    唯一可惜的就是,這位姑娘空口無憑,除了一番詭辯的說辭之外,拿不出一丁點兒看得見的證據。

    塞恩終究無法相信她的一面之詞,不過也沒有理會那些嚷嚷著要砍了她的貴族和祭司,而是采取了折中的做法,將她軟禁在了城堡地牢中一個沒有窗戶、冰冷潮濕的單間。

    那兒通常是關押重刑犯的地方。

    不過,這并不意味著他打算對她施以酷刑。

    這一種是保護。

    同時也是考驗。

    人在孤立無援的情況下,心理防線是最脆弱的,尤其是在一丁點兒聲音都聽不見的牢房。

    除非是經過專業的反偵查訓練,否則即使沒有犯下任何罪,也很容易絕望地在認罪書上簽字。

    但如果真的見過神靈,心里真有那么足的底氣,想必不會連這點兒考驗都通不過。

    在他宣布將她打入關押重刑犯的地牢之后,一眾貴族們雖然憤憤不平,但也不好在說什么。

    而那個女人則是很坦然地接受了這個判罰,雖然她仍舊一口咬定無罪的辯護。

    那坦然的樣子不禁讓塞恩懷疑起了自己,是不是做錯了什么。

    不過他并不打算改變自己的主意,至少也得將她關上一個月。

    如果一個月之后她仍然堅持這是神的旨意,自己就相信她說的話,并向她道歉。

    然而無奈的是,城中關于軍團和邪神的流言愈發不可收拾,東邊的動靜也越來越令人不安。

    如果他再不做出決斷,恐怕不等軍團打過來,佩特拉要塞的秩序就會被恐懼本身給壓垮。

    更糟糕的是,如果最后證明那個女人確實得到了神的旨意,或者說預言中的事情真的發生了……

    將她打入地牢的自己又該如何向國王陛下、向佩特拉要塞的領民們解釋呢?

    難道真的要和那些軟骨頭們一起投靠軍團嗎?

    塞恩并沒有意識到,在他下令把那個人打入地牢的同時,他其實也陷入了心理博弈。

    相信?

    或者不信?

    無論是選擇哪一個,都未必會是壞的結果,但都得為此準備相應的代價。而繼續舉棋不定下去,卻一定是最壞的結果……

    因此,在那個黃昏之后的第五天清晨,他終于下定了決心,將那個女人從小黑屋里請到了城堡的客房。

    那副泰然自諾的樣子,讓塞恩心中多了些許安慰,或許她說的都是實話,或許自己的判斷是正確的……

    想到自己居然把一個誠實勇敢的人關進了地牢,他的心中不禁帶上了一絲愧疚,雖然最終還是沒有道歉,但默默地讓衛兵給她準備了豐盛的早餐以及干凈的衣服。

    當看到滿桌的美食之后,坐在餐桌前的斯斯總算是松了口氣。

    如果這不是最后一頓。

    那她應該是賭贏了。

    “你仍然堅稱自己看見了銀月女神嗎?”看著正在用餐的姑娘,塞恩忽然開口說道。

    “是的!边@句肯定的回答沒有一絲一毫的遲疑,她在線下已經排練了無數次,并且還和她的小伙伴們串通好了口供。

    任憑眼前的npc想破頭也不可能知道,她已經用這五天的時間完善了謊言,并在大伙兒們的幫助下將細節補充的滴水不漏。
小說推薦
最近中文字幕高清1_亚洲人成77777在线播放网站_在线观看永久免费视频网站_最好看的2019年中文字幕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