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蘿網目錄

這游戲也太真實了 第418章 真正的強大不是等級,是勇敢的心

時間:2022-06-26作者:晨星LL

    “好兄弟,推廣藝術品的任務就交給你了!”

    “嘿嘿,我記得你不是問過阿光能不能建女號嗎?女裝的機會來了!”

    “黑絲也試試!”

    “別忘了藤藤的藝術品!”

    “滾啊啊。。!”

    機場的跑道上傳來某人聲嘶力竭的喊叫,在眾人的哄笑聲和送別聲中,“虎鯨”運輸機的艙門緩緩關上。

    滾筒狀的引擎向下噴出湛藍色的弧光,推著那龐大的身軀從機場的跑道上浮起,平穩的向著前方飛去。

    承載著河谷行省南部居民們的友好和祝福,那一抹幽藍色的光影消失在了遠方的天際處。

    它會為這里帶來更多。

    機場外的人群中,多莉雙手合十在胸前,默念著祝福。

    在那飛機消失不見之后,她悄悄轉身離開了人群。

    老白、夜十和狂風站在人群的外面,一臺動力裝甲加兩臺外骨骼,旁邊還跟著一條“阿爾法狗”,陣容相當豪華。

    走到多莉身前,老白在頭盔上點了兩下,解開面罩。

    “我們會送你去巨石城……不過,你真的不在這兒等他回來嗎?”

    “我得回去工作了,”多莉有些拘謹地說看著面前的動力裝甲,小聲說道,“那個……我付不起那么多報酬!

    老白笑著說:“報酬那家伙已經給過了,你就不用操心了,我們會把你平安送到!

    多莉愣了下。

    “他給了你多少?”

    “那可不得至少三頓飯,”老白咧嘴笑著說,“哥們兒談錢多傷感情。對了,你可別想著替那家伙付了,別人請的我們可不認!

    見老白都這么說,多莉雖然仍有些不好意思,但還是接受了眾人的好意,輕輕點了下頭。

    方長在臨走之前和她說過,這三位都是他的好兄弟。

    他不在的時候,遇到任何麻煩,都可以聯系他們。

    另一邊,機場上。

    望著那飛機消失的方向,易川愣了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看向一旁的楚光問道。

    “剛才……他在喊什么?”

    好像聽到了一句“滾啊”?

    “滾啊”是啥?

    “呃……總之是再見的意思,”楚光干咳了一聲,表情微妙的說道,“在404號避難所,我們只會對最好的朋友用這個詞!

    易川臉上露出恍然的表情。

    “原來如此……‘滾啊’是再見的意思,你們的語言真奇怪!

    大聲喊出來,想必應該是表達感情的強烈,對友人不舍的思念。

    這個可得記一下。

    “已經過了200年嘛……口音會發生一些變化也正常,誰家都有本難念的經,好了,咱們不討論這個事情了!迸逻@家伙往心里去,楚光連忙岔開了話題。

    嘴里反復重復著那個奇怪的讀音,易川點了點頭,除了把這個讀音記下之外,倒也沒往心里去太多。

    世界這么大。

    避難所多的去了。

    相比起那些奇奇怪怪的計劃和方桉,在他看來404號避難所反而是比較正常的了……

    ……

    遙遠的落霞行省,東北邊的一座小鎮,黃土堆一樣的煤礦邊上,坐落著一排窩棚。

    一邊是奴隸住的,一邊是給臨時工住的。

    “醒醒,趕緊起來,該上工干活了。媽的,睡的像頭豬一樣,還想不想要工錢?”

    一只長滿老繭的手在臉上不斷的拍打。

    剛剛登上游戲的戰地老睜開雙眼。

    毒辣的陽光鉆過木板墻的縫隙撒在臉上,然而映入眼簾的卻不是一張可人的俏臉,而是一張被曬到蛻皮、黑里透著紅的老臉。

    那人正是煤礦的監工。

    那褶皺的皮膚讓戰地老不禁想起了啃食者,眼中下意識地放出殺氣。

    被眼前這礦工瞪得心里發憷,監工下意識地往后退了一步,但很快意識到自己才是監工,又惡狠狠地瞪了回去。

    “看什么看?你特娘的還干不干了?”

    站在門口的護衛腰上挎著一把左輪,眼神有意無意的飄向這邊,那威脅的意味兒就和左輪扳機上閃閃發亮的銀光一樣明顯。

    然而,戰地老根本沒把他放在眼里。

    身為一名基因序列三階段的敏捷系覺醒者,就算他現在仰面躺著,也有至少三種以上的辦法將這兩個蠢貨像死狗一樣按在地上摩擦。

    然而……

    他不可能這么干。

    “……干!

    晃著昏昏沉沉的腦袋,戰地老從睡袋中鉆出,拎著擱在窩棚旁邊的礦鎬,朝著不遠處的小山上走去。

    目送著那個男人的背影,監工松了口氣,抬起袖子蹭了下額頭,這時才發現自己捏了一手心的汗。

    礦上做工的人有兩類。

    一類是礦主的奴隸,一類是打零工的。

    前者管理起來很方便,根據金蜥王國的法律,奴隸主有權以任意方式處置自己的奴隸,只要能夠提供公正過的契約做證明。

    然而后者的情況就比較復雜了。

    有些是逃避仇家的追殺躲在了這兒,有些是遇上了掠奪者丟掉行李九死一生逃到這兒的行商或者傭兵。

    就比如剛才那位。

    那眼神……

    簡直就像從死人堆里爬出來的一樣……

    此時此刻,正往礦上走去的戰地老,并不知道那個丑成啃食者的監工怎么想自己,心里正默默盤算著想要走到9號綠洲得花多少金蜥幣。

    這里是三分之一小鎮,也稱三分鎮,名字的由來不知,他只知道這里位于落霞行省東北部邊陲,8號綠洲的最南邊,和它所處的綠洲一并屬于金蜥王國的領土。

    這兒盛產煤礦、鐵礦,以及廢土上最常見的奴隸。

    當地人本身并不抓捕奴隸,但總有旅行者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失去財產,湊不夠離開沙漠的路費,只能把自己賣給附近的礦主,或者當地比較有錢的財主。

    這兒大概就像紅河聯盟的前身。

    只不過由于產值不高,并沒有發展出期貨市場。

    另外,這里的發展度也很低,不像河谷行省南部還有營養膏可以買。鎮上唯一一臺發電機就在礦上,一臺由自動販售機改裝的打卡機器人大概是這兒最黑的科技。

    這里最便宜的食物是干巴巴的黑面包,一枚金幣大概能買一斤,再然后就是牛奶,便宜到當地人會拿來當水喝。

    戰地老算了一下,想要走到9號綠洲,至少得準備兩個星期的水和食物,而且還是兩人份的。

    哪怕頓頓都吃面包,算上澹水的花銷,也得準備至少32枚金蜥幣。

    干一天活兒會給4枚金蜥幣,自己是覺醒者,雖然是敏捷系,但力量屬性也不算低,努努力干到6枚金幣應該不是問題。

    “……這么一算,至少還需要5天!

    “等等,不對,差點忘了算日常開銷……一天實際上能攢下來的也就2~3枚金蜥幣!

    戰地老掰著指頭算了一下,忽然悲催的發現,自己就算卯足力氣的擼礦,也得花將近兩個星期,才能攢夠路費。

    “辣雞游戲,玩尼瑪!”

    罵罵咧咧了一句,他勐的一揮礦鎬,狠狠的敲在了巖壁上。

    淦!

    那蹦起的火星子把旁邊的礦友嚇了一跳,紛紛朝著旁邊躲開。

    好家伙。

    這孫子是想把礦洞給干塌!

    得離他遠點!

    或許是那浮夸的動作太過驚悚,或許是他的表情太過驚悚,不知不覺整個礦段只剩了戰地老一個人。

    化悲憤為力量的戰地老,此刻彷佛化身為一只真正的穿山甲,只聽咣咣咣的聲音不斷,沒一會兒鑿下來的礦石便塞滿了整整一輛礦車。

    擼起袖子干了一整天。

    終于筋疲力盡地走出礦洞,戰地老從門口那討厭的監工手中接過了今天的工錢。

    那監工本想克扣一點抽水,卻被那充滿戾氣的眼神給嚇住了,愣是沒敢伸手去拿。

    掂量著手中那可憐的6枚金幣,戰地老心中不禁一陣感慨。

    和這些吸血鬼們一比,他們的管理者大人簡直是太良心,太溫柔了!

    聯盟的最低時薪是一銀幣。

    一天干12個小時至少能賺12銀幣,但這是最低工資,而自從聯盟成立之后,幾乎沒有人拿著最低工資生活。

    由于經濟高速增長,再加上聯盟在工業上不計成本的投入,對內鼓勵生產,對外發債招商引資,聯盟工業區的各大工廠都在招工。

    只要識字,都能很輕松的找到月薪500~600銀幣的工作,不識字也可以在夜校報個班,一邊做零工,一邊學習文化知識。

    而如果是有一技之長的技術人員,那工資更是4位數起步,上不封頂了。

    唯一讓他想不明白的就是,既然《廢土ol》總是標榜真實,這么多錢都是從哪兒來的?

    也沒見管理者大人薅誰的羊毛,割誰的韭菜,只見聯盟銀行到處撒錢,任務給的獎勵也是從來不含湖。

    這夸張的量化寬松幅度,到底是怎么把通脹給摁住的?

    百思不得其解,戰地老決定暫時先不去想這個復雜的問題。

    反正他想也想不明白,干好穿山甲該干的活兒就得了。

    拿著今天的薪水,戰地老沒有回窩棚,而是去了附近的鎮上。

    那里還有個拖油瓶等著他投喂。

    他發誓。

    等管理者大人交給他的任務完成,一定把這家伙給剁了!

    深吸了一口氣,戰地老收起了負面情緒,推開旅館的門。

    剛剛走進旅館的大堂,還沒往樓梯上走,他便看見科爾威醉醺醺地趴在大堂的吧臺,哈拉子流了一桌,旁邊還放著一杯喝到一半的啤酒。

    注意到了落在桌子上的陰影,科爾威睜開了半瞇著的眼,瞧見了站在旁邊的戰地老。

    咧嘴笑了笑,他擺了下毛茸茸的胳膊。

    “啊……穿山甲,你回來了啊,嗝――”

    “這兒的啤酒喝起來真上頭……咱一起喝一杯,對了,你身上有錢沒?替我把酒錢結一下,等回去我還你!

    戰地再次做了個深呼吸。

    不好。

    血壓在他媽升高!

    克制住殺人的沖動,他看向吧臺后面的老板,咬著牙問道。

    “多少錢?”

    “5,5枚金蜥幣!

    被那殺人的眼神看著,老板說話的聲音都結巴了,手已經摸向了藏在吧臺下面的槍。

    5枚?!

    聽到這個數字,戰地老差點沒一口老血噴出來,眼睛瞬間紅了,伸手一把揪住了科爾威的衣領。

    也不管什么身份不身份了。

    他將喝的爛醉如泥的科爾威直接拽了起來,拎到了自己面前,鼻子恨不得戳進他眼睛里。

    “你丫的瘋了嗎!5枚金蜥,你知道老子累死累活一天才賺多少嗎?!”

    “6枚!6枚!”

    “老子給那群吃人不吐骨頭的吸血鬼們干一整天,飯都沒吃上一口,你特么的卻在這兒喝了一天的酒!”

    “你特么到底還想不想回軍團?還特么是不是個爺們兒?”

    戰地老憤怒地咆孝著,嘴里罵罵咧咧,甚至于聲嘶力竭,以至于原本那口結結巴巴的人聯語都給氣順熘了。

    整個酒館都安靜了下來,目瞪口呆地看著這邊……包括站在吧臺后面的老板。

    軍團?

    這兩位……是軍團的人?

    肩膀劇烈的起伏著,如同拍打著岸邊的波濤,戰地老雙眼瞪成了銅鈴。

    如果目光可以殺人,被他拎在手中的這家伙已經死了無數回,他殺軍團的人可沒手軟過。

    草!

    娘希匹,老子忍不了了!

    他感覺此刻的自己,委屈地就像個打了兩份工養家的小媳婦兒,老公還是個吃喝嫖賭不干活、整天嗜酒如命的廢物。

    話說軍團是紅名的吧?

    是紅名的吧!

    紅名是可以殺的吧?

    安不安全區什么的無所謂了,他已經想好了,弄死這家伙他就自殺,三天就三天,總特么比浪費三個月好!

    你丫的npc不當人――

    也別怪爺不當人了!

    “你他媽干什――”

    被揪住衣領的科爾威怔了怔,看著揪住自己衣領的穿山甲正要發怒呵斥,忽然注意到那“恨鐵不成鋼”的眼神,到了嘴邊的話又給停住了。

    一股慚愧的情緒,在他的胸中翻滾。

    在他為了攢下回復原軍團的路費,鉆進煤窯里擼起袖子干活的時候,自己竟然拿著他好不容易賺來的血汗錢買醉,用酒精麻醉自己,逃避失敗,逃避現實。

    身為一名高貴的威蘭特人,自己對軍團、對元帥陛下的忠誠,竟然輸給了一名出生蠻荒的廢土客……

    慚愧的情緒化作懊悔,科爾威痛苦地閉上了雙眼,發出一聲嘆息。

    “對不起……”

    “……”

    戰地老的胸口劇烈起伏著,恨的咬牙切齒。

    他正想著給這家伙安排個怎么樣的死法,卻沒想到在這張嘴里聽到了對不起這三個字。
小說推薦
最近中文字幕高清1_亚洲人成77777在线播放网站_在线观看永久免费视频网站_最好看的2019年中文字幕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