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蘿網目錄

這游戲也太真實了 第408章 凱旋!與慶典中的玩家們(大章)

時間:2022-06-26作者:晨星LL

    “我親愛的朋友,你可知道我有多想念你。那一片燃燒的紅云雖然淹沒了你的身軀,但你的音容笑貌仍然留存在我的腦海里……”

    《幸存者日報》報社。

    搬了個小板凳坐在窗邊的哈爾手中握著半空的酒瓶,一邊打著酒嗝,一邊用拗口的語法吟詩作賦。

    平時沒什么人搭理他。

    在報社絕大多數員工看來,這家伙只是想找個白天喝酒的理由。而拍他的馬屁又沒什么好處,反而會被拉著滔滔不絕叨上一整天,導致最后完不成今天的任務。

    “你的情人去世了?”

    “情人?嗝,膚淺!這是寫給我最好的朋友——”哈爾打了個酒隔,醉醺醺的話剛說到一半,忽然愣住了。

    只見報社的門口站著一個人。

    他的身后背著一只背包,背包的旁邊掛著一把突擊步槍,和一個多星期前他從這兒離開的時候一模一樣,身上看不到一點兒傷。

    哈爾愣住了。

    不只是他,整個報社的員工都愣住了,停下了翻動紙頁和筆尖的唰唰。

    整個報社都安靜了下來。

    “方,方長!”

    哈爾激動地從板凳上站了起來,將酒瓶擱在了木質的窗臺,快步走到了辦公室的門口。

    看著那淚眼婆娑的表情,方長不由一陣尷尬。

    “這該不會是寫給——”

    “是寫給你的!沙海之靈在上!看到那份慘烈的戰報,我,我還以為你已經犧牲了!”雙手抓住了他的肩膀,哈爾用力搖晃著,聲音激動的語無倫次,“太好了,你還在!”

    方長輕咳了一聲。

    “謝謝你這么關心我……”

    就是這感情有些充沛過頭了。

    大概四天前,他確實死在了鋼鐵之心號上,不過72小時一過,他又在404號避難所的b2層單間里醒了過來。

    醒來之后的方長沒有任何停留,只帶了些簡單的行李,立刻踏上了前往巨石城的路。

    一般商隊需要兩天的時間。

    但因為是一個人,而且是敏捷系,他只花了一天一夜的功夫,就趕到了那高聳入云的巨壁之下。

    不過這一路,也是有夠辛苦的。

    入夏之后,城區內的異種又開始活躍了。

    辦公室的角落,新來的記者小姐姐一臉驚訝地看著幾乎相擁的二人,偏過頭對著同事小聲問道。

    “那個人是誰呀?”

    “方長,社長的朋友,附近避難所的居民,是北郊那個聯盟的人!

    “聯盟的人?!那他豈不是……”

    “對,一個多星期前他接到動員令,然后就回北郊參戰了。而且聽說他不只是聯盟的人,還是燃燒兵團……”

    整個巨石城,沒有人不知道燃燒兵團的名字,沒有人不知道關于他們的故事。

    聽旁邊的同事說著,那記者小姐姐睜大了眼睛,難以置信地盯著站在門口的方長。

    忽然,她曾的一聲站了起來,抓起筆記本腳步匆匆去了門口,看著正試圖擺脫社長糾纏的英雄,一臉激動地說道。

    “那,那個……您好!”

    方長看向了她,是沒見過的生面孔,困惑道。

    “你……好,請問你是?”

    “我叫蘿絲,是《幸存者日報》的記者,昨天剛入職!”伸手和他握了下,記者小姐姐興奮地繼續說道,“冒昧問一下,您是燃燒兵團的士兵?”

    “是……”

    “你參與了那天的空降行動嗎?”

    看著不斷往前湊近的蘿絲,方長下意識地往后躲了躲。

    “嗯……”

    哈爾倒吸了一口涼氣,詫異地看著眼前的男人,搭在他肩膀上的雙手握的更用力了。

    “沙海之靈在上,你,你活下來了!”

    而且身上一點傷都沒有?!

    看出了他眼神中的詫異,方長輕咳了一聲,略有些微妙地挪開了視線,繼續說道。

    “……啊,那天真是太慘烈了,得虧幸運女神站在了我這邊,別看我和沒事兒人一樣,實際上我傷的還挺重的!

    說著,方長看向了自己肩膀上的兩只手。

    見到他的視線,哈爾連忙將手拿開,歉意地說道。

    “我不知道你……”

    “沒事!

    看著站在門口的方長,哈爾一臉感慨地說道。

    “當時我聽說,燃燒兵團只有一個人活下來,可把我嚇壞了……抱歉,我這么說好像有點不太合適!

    那些死去的人,畢竟是他的戰友。

    “沒事……”方長含湖地繼續說道,“我現在不想說這個……理解一下!

    哈爾點了點頭,沒有繼續追問這個沉重的話題。

    方長松了口氣。

    《玩家手冊》上有提到,為了避免npc的ai算法出現錯誤,玩家不得在正式公測開始之前,“主動與npc談論場外事項”。

    場外事項包括異世界,包括避難所的復活機制等等。

    和其他規則不同,這條規則的判罰標準很模湖,然而懲罰卻很重,且涉及到封測資格問題。

    一些npc在設定上其實是知道他們能復活的,比如管理者和醫務室的白毛小姐姐等等。而一些非核心npc多少聽到過一些傳聞,只不過這些傳聞大多很離譜,版本并不統一。

    沒有哪個連游戲語言都學會了的老玩家,會冒著失去封測資格的風險,去公開場合作證或者澄清這些謠言,他當然也不可能干這種傻事兒。

    老老實實地遵守公約,在公測開始之前回避這個話題是最好的選擇。

    不過之后得和夜十那小子說一聲,免得穿幫了自己又得瞎扯半天,太費時間了。

    “那個……我可以采訪一下你嗎?英雄先生!笨粗簧玳L放開的方長,蘿絲略微緊張地說道,“如果是讓您感覺到冒犯的話題,您可以不回答!

    “關于那天……我其實也沒什么可說的,一切以聯盟的消息為準吧!笨粗矍斑@位新來的記者,方長忽然回過神來。

    他剛才還在想,多莉是不是出去采訪了,但看這個新人這么閑,好像又不是那么回事兒。

    “多莉呢?她沒來上班嗎?”方長看向了哈爾,“我剛才就想問了,這兒怎么突然招新人了?”

    面對友人的視線,哈爾表情略有些尷尬,支支吾吾地說道。

    “她……昨天剛走!

    方長一臉詫異道。

    “走了?!”

    哈爾緩緩點頭。

    “嗯……你可能不知道,前線的捷報幾乎是當天晚上就傳到了這兒,雖然我們沒有拿到具體的傷亡名單,但我們得到的消息是燃燒兵團只有一人生還。你不知道,她當時有多絕望……”

    方長嘶地倒吸了一口涼氣,立刻問道。

    “她現在在哪!”

    哈爾目光躲閃地說道。

    “昨天一大早,她遞交了辭職信,說是要去曙光城找你。我勸過她,讓她再等等,但她還是執意要走。我們不能沒有記者,所以我就又請了個……當然!我沒有批準她的辭職,她的信還在這兒,隨時可以回來上班!

    方長沉默了片刻,嘆了口氣道。

    “這事兒怪我!

    想著給多莉一個驚喜,剛一復活他就立刻去了巨石城,卻沒想到與她擦肩而過……

    說著,方長緊了緊肩上的背包,轉過身去。

    哈爾見狀一愣,下意識問道。

    “你要去哪?”

    “回去!

    扔下了這句話,方長已經消失在了報社的門口。

    站在愣住的社長旁邊,蘿絲兩眼放光地在本子上唰唰寫著,嘴里興奮地絮絮叨叨。

    “這就是愛情嗎?”

    登上鋼鐵之心號的英雄,與盼望著他歸來的小嬌妻……等等。

    蘿絲迅速看向了社長。

    “他們是戀人,還是已經……”

    說著,她興致盎然地合上了鋼筆的筆蓋,一臉期待。

    哈爾瞅了眼蘿絲手中那寫了滿滿一整頁的速記本,剛看兩行便不由紅了臉,干咳了一聲。

    “……我們不是那種報紙!

    ……

    戰爭結束的第五日。

    飄在瑞谷市上空的鋼鐵之心號,折斷的機翼已經搶修完畢。

    雖然不太美觀,但并不影響它參加凱旋的慶典。

    站在艦橋的落地窗邊,楚光眺望著遠處的一片晴空萬里和逐漸升起的朝陽,神情愜意地微微瞇了瞇眼。

    這一刻,整片大地都彷佛被他踏在了腳下,放眼望去,山川河流、叢林平原盡收眼底。

    這就是站在星艦上的感覺嗎?

    遲早他要弄個更大的!

    除了打算留在79號避難所和落葉營地做任務的任務達人們,所有打算和他一起回去裝逼的玩家們都已經登艦完畢。

    心中躊躇滿志,楚光意氣風發地下令道。

    “揚帆!起航!”

    耳邊傳來小柒不合時宜的提醒。

    “主人,鋼鐵之心號上沒有帆哦!

    楚光哈哈笑了笑。

    “不重要!我說有就有!

    這ai平時挺聰明的,就是情商不咋高。

    瞧那個菲諾德多聰明,屁都不敢放一個,只敢唯唯諾諾地說了聲“是”,然后便一聲不吭地忙去了。

    被俘虜的工程師大多都是技術人員,真正駕駛飛艇的機會并不多,眾人手忙腳亂地操作著設備,總算是沒有掉鏈子,成功將落在地上的錨鏈收起,發動了飛艇的引擎。

    菲諾德長出了一口氣,腦袋總算是保住了,一臉期待地望向了站在落地窗邊的楚光。

    然而遺憾的是,這位管理者先生此刻的注意力大概不在他這邊,壓根兒沒有提減少贖金的事情。

    菲諾德試著提醒他。

    “尊敬的管理者大人,我們的航速大概能到20節,中午之前應該就能抵達清泉市了!

    楚光爽朗笑著說。

    “不錯!

    菲諾德等了好一會兒,都沒等到下文,一臉委屈地把嘴閉上了。

    鋼板加固過的機翼輕輕顫動,在聚變電能的驅動下,老式的螺旋槳開始旋轉。

    伴隨著嗚嗚的呼嘯與嗡鳴,巍峨的鋼鐵堡壘開始向著東方推進!

    那龐大的身軀從曠野上開過,棱角分明的裝甲上鍍滿了晨昏的金黃,不少野生的異種瞧見頭頂閃爍的斑斕,紛紛嚇得縮回洞穴,四處逃離。

    站在艦橋的終端機前。

    楚光讓小柒將通訊系統接上了船艙各處的揚聲器,拿起桌上的對講機,清了清嗓子大聲道。

    “本次航班將開往清泉市——”

    “讓我們帶著勝利與榮耀回家!”

    用人聯語說完了一遍之后,他又用普通話重復了一遍,很快便聽見了那雷動的歡呼聲。

    “嗷嗷嗷!馬上就可以回家了!”

    “蚊子?!你特么不是早就回去了嗎?”

    “有什么關系!爺就不能跳傘過來,再回去一次嗎?!”

    “臥槽,你有毛病!”

    “抽獎!抽獎!我要抽獎!狗曰的泉水,這次要還特么是歐皇,我就把他殺了!”

    “???”

    “giao!肉肉你把窗戶擋住了!”

    “藤藤!快看快看鴨!拂曉的黎明與長夜未盡的大地交融成一片,這游戲真是每一幀都充滿了熱愛,嗚嗚嗚,簡直美哭了!”

    “唔唔嗚——”

    那聲短促而沉悶的嗚咽不知是誰的,但聽起來像是被幸福包圍的聲音……想必此刻定是感動的熱淚盈眶。

    楚光哈哈笑了笑,忽然想喝點什么了。

    然而就在他準備開一瓶麥克倫將軍的珍藏的時候,耳邊傳來了小柒緊張地聲音。

    “主人!雷達上有四個未知目標正在接近!

    楚光眉毛輕輕一抬。

    “哦?”

    誰這么大膽,敢掃他的興!

    沒有絲毫猶豫,楚光下令道。

    “防空炮火準備!”

    飛艇頂部的防空炮開始轉動,一根根如同刺猬一般的炮管對準了二十公里外正向這邊飛來的飛行器。

    雖然吊艙上的對地支援火炮需要人工操作,但12門100mm、1門20~30mm高炮卻是安裝有自動火控系統的。

    就在昨天,小柒已經掌握了火控系統的控制權,牢牢鎖定住了飛艇前方的那片空域。

    楚光澹定地說道。

    “警戒范圍10公里,如果對方不主動連接我們的通訊,不必問我,直接將它們擊落!”

    小柒:“收到!”

    這個時間節點上,楚光用腳都能猜到這些人是從哪兒來的。

    雷達上的紅點正在接近,就在接近到15公里的時候,忽然停了下來。而與此同時,通訊頻道傳來通訊請求。

    掃了一眼屏幕,楚光下令道。

    “接通!

    通訊很快接通。

    沉著的聲音從對面傳來。

    “這里是巨石城民兵團,我是民兵團航空中隊的隊長……黎華,我可以上來和您談談嗎?”

    這個名字好像很久以前在哪聽過,大概是開拓者號剛來的時候。

    不過楚光已經忘了是從誰那兒聽說的了。

    也許是羅驊,也許是其他人。

    楚光想了想,開口道。

    “可以!

    遠處飛來一架外形酷似海豚的飛行器。

    它有著寬闊的機頭和纖細的機身,兩座引擎分列在底部的一前一后,噴射著妖冶的澹藍色火弧,推動著飛行器緩緩穿過了鋼鐵之心號的護盾,懸停在了飛艇的腹部。

    艙門緩緩開啟。

    垂直起降的飛機,隨著卷入的氣流一并升入了艙內。

    站在布局形似u型港的登陸艙內,楚光看著那艘科幻感十足的飛行器停穩,接著走下來一位穿著外骨骼的男人。

    和他一同走下來的還有三名同樣穿著外骨骼的保鏢,荷槍實彈地站在飛行器的旁邊。

    呂北不動神色地站在了楚光身旁,握緊了手中的武器,目光一動不動地盯著那些人。

    如果他們有任何對管理者不軌的企圖,他會毫不猶豫地動手。

    不過那個男人倒是沒有看他,示意手下留在垂直起降飛機旁邊,便獨自一人走到了楚光面前。

    “重新自我介紹一下,我叫——”

    “黎華,”楚光伸出了右手,和他簡單地握了下便松開,繼續說道,“我是聯盟的管理者,說明你們的來意!

    黎華微微愣了下。

    因為楚光把他想說的話給說了。

    定了定神,他繼續說道。

    “……我是代表城主大人來這里和您溝通的,你們的飛艇如果繼續向前,會進入我們的防空識別區!

    楚光不動聲色地看著他。

    “根據合約,我們讓出了清泉市北四環線及其他方向五環線以內的全部空域,我們承諾會遵守約定!

    黎華微微皺起眉頭。

    “你們的火炮射程至少有20公里!

    楚光澹澹笑了笑。

    “說不好,也許是40公里,也許是100公里,誰知道呢?”

    黎華微微瞇起了眼睛。

    “你就不怕擦槍走火?”

    聽出了那聲音中的威脅,呂北神色一冷,向前踏出了半步。

    見到那少年的動作,守在飛機旁邊地三個保鏢頓時緊張了起來,食指不自覺地放在了武器保險上。

    登陸艙內的氣氛劍拔弩張。

    看著眼神中寫滿警惕的黎華,楚光用平靜的語氣說道。

    “聯盟什么時候怕過?”

    從眼前的男人身上感到了一絲棘手,黎華壓低了聲音,語氣稍微緩和了幾分。

    “如果你們執意要通過,我需要向城主請示……”

    “無妨,你請示你的,我走我的!

    聯盟會與任何人談判。

    但不會成為任何人的附庸。

    作為聯盟的管理者,他沒有義務聽從任何人的指手畫腳。

    動力裝甲的面罩合上,楚光轉過身,側臉看向一旁的呂北等近衛兵團的戰士們。

    “送客!

    “是!”

    干凈利落地領命,呂北看向面前那個叫黎華的男人,用毫不退讓的語氣說道。

    “這位先生,請回吧!

    黎華盯著他看了一眼,又看了眼那臺走向門口的動力裝甲,和一旁荷槍實彈的士兵們。

    他毫不懷疑,自己要是說一個不字,立刻就會被這些殺氣騰騰的士兵們扔下去。

    咬了咬牙,他轉過了身。

    “走!”

    垂直起降飛機的引擎重新點火,帶著登上飛機的黎華和他的三個護衛離開了飛艇,穿過偏導護盾,朝著巨石城的方向返航了。

    一同返航的還有另外三架飛機。

    目送著雷達上遠去的信號,楚光心中感慨。

    果然。

    平等只在大炮射程之內,對等的武力才是對話的前提。

    他很清楚,如果剛才自己沒有下令,讓小柒將防空炮對準他們,這些被迫和自己蹲在一條戰壕里的盟友們,可不會老老實實靠近過來和自己談……

    巨石城的城主這會兒也許會慶幸,他不在乎的那些“仆人”們還算有些遠見,擅作主張地和聯盟建立了外交關系。

    楚光會遵守諾言,聯盟的飛行器不會進入清泉市的領空,雙方在經濟、文化領域的交流也會一直繼續下去,而該還的利息他也會繼續償還……畢竟信用比黃金更寶貴。

    無論是從長遠還是眼下考慮,一個和平穩定的巨石城,都對聯盟更加有利。

    他會給這片土地帶來新的秩序。

    而不是混亂。

    重新回到了艦橋。

    走到落地窗前停下的楚光,朝著東方眺望,目光所及之處,已經看見了那逐漸清晰的城市輪廓。

    他彷佛已經聽見了民眾們的歡呼。

    嘴角翹起了一絲笑容,他下令道。

    “繼續前進!”

    而邊傳來小柒充滿干勁的聲音。

    “好嘞!”

    ……

    巍峨的鋼鐵之心號終于開到了清泉市的北郊。

    不過軍團的標致已經被抹去,旗幟已經被折斷,取而代之的是懸掛在艦橋下方的聯盟旗——

    那數米長的旌旗迎風飄揚,在人們的歡呼聲中獵獵作響。

    巨石城的雷達時刻緊接著那座龐然大物的降臨,眼睜睜地看著它開到了北郊,下降了高度,卻毫無辦法。

    城主有令——

    放它一馬。

    不放也沒辦法,就在巨石城的防空炮和導彈嚴陣以待的同時,那門400mm主炮正瞄著這邊。

    天知道那毀天滅地的亞核武器是否在膛。

    沒有人懷疑那些北郊的鄉巴老們是否敢打,畢竟他們連軍團的人都敢揍,而且還揍了兩次半……

    巨石城,巨壁上的雷達站。

    坐在連接雷達的終端機前,正在執勤的軍官捏著眉心,心中默默祈禱,希望不要發生意外。

    至少不要在今天,自己值班的時候……

    就在這時,門口傳來腳步聲,一名士兵立正行了個軍禮。

    “報告長官!聯盟使館方面發來消息,告知我方晚上八點整,清泉市北郊會有煙火表演,讓我們不要緊張!

    那話里話外。

    都顯然沒有征求他們同意的意思。

    聽到這匯報的瞬間,那軍官的血壓曾地一下就竄上了腦門,立刻從椅子起身,上前一把揪住了那士兵的衣領。

    “煙火表演?!”

    “你特么別告訴老子,他們打算用那個飛艇——”

    一臉緊張地盯著脾氣不好的長官,那士兵咽了口唾沫,戰戰兢兢地說道。
小說推薦
最近中文字幕高清1_亚洲人成77777在线播放网站_在线观看永久免费视频网站_最好看的2019年中文字幕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