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蘿網目錄

這游戲也太真實了 第179章 螳螂捕蟬,黃雀在后

時間:2021-11-30作者:晨星LL

    午餐供應的主食是巴掌大的白面包,烤的很脆很焦的玉米粒,以及用黃豆煮爛的狼肉。

    不只是作為使者的劉九月受到了招待,連同一起拉車的八個農奴和兩名護衛,也跟著他一起沾了光。

    護衛姑且不論,畢竟是和他身份一樣的下人,但讓農奴也上桌吃飯,是劉九月沒想到的。

    不過畢竟不是在同一個地方用餐,劉九月也就沒有多說什么。

    雙手合十,謝過賜予他們食物的主人,他迫不及待地伸手抓起了放在盤子里的白面包。

    與那又冷又硬的青麥餅不同,這面包不知是用的什么原料,更不知是用什么法子做的,竟是又松又軟。僅僅握在手中,便讓劉九月忍不住心神一晃,忙送進嘴里咬了一口。

    好香。!

    眼睛瞪得幾乎凸出來,嘴里食物還沒咽下去的他連忙拿起勺子,又舀了一勺豆子燉肉塞進嘴里。

    軟香入味,入口即化,他的味蕾在第一時間便給出了極高的評價!

    來不及細細品味,他狼吞虎咽地吃著,活像餓死鬼投胎,全然把頭兒臨行前對他的囑咐給拋在了腦后。

    狼肉通常是酸的,但他們和黃豆一起燉的很爛,吃起來竟然有點香。至于那玉米的做法,更是絕了,他們難道是用油炸過了嗎?

    這也太奢侈了!

    白色面包管夠,劉九月吃第四個的時候,感覺已經要塞不下了。

    喝了一口熱水,他努力咽下塞到喉嚨管的食物,用那沒見過世面的表情,望向坐在桌對面用餐的郭牛。

    “這是什么?”

    郭牛是個實在人,如實回答。

    “饅頭,椒鹽玉米,鹵肉燉黃豆!

    劉九月一臉茫然。

    完全沒聽過的詞,居然同時出現了三個。再也藏不住那羨慕的眼神,他忍不住問道。

    “你們天天都吃這個?”

    郭牛搖搖頭說。

    “這取決于集市上有什么!

    前哨基地沒有食堂,都是避難所居民們在做飯。

    中午的集市雖然沒有晚上熱鬧,但也有不少人在那兒支起大鍋,烹飪一些稀奇古怪的食物。

    管理者大人制定了午餐的標準,每人3銀幣預算,郭牛就拿著錢去集市采購了。

    北門口那些做買賣的避難所居民們非常熱情,爭先恐后地拉著他來自己的攤位,甚至還表示大量采購可以優惠。

    雖然郭牛也不懂為什么大量采購可以優惠,但總歸能替管理者大人省錢是好事兒。最后這一頓只花到了總預算的七成,可以說非常的經濟實惠了。

    “集市?”

    然而,聽完了郭牛的解釋之后,劉九月的表情更加茫然了。

    這聽起來確實很怪異。

    一般的小型幸存者據點,是不會有集市這種東西的。

    畢竟,貿易是繁榮的產物,假如一個地方,一半以上的人都是沒有私有財產的奴隸,擺在集市上的東西又能賣給誰呢?他們可能連自己身上的肉都不屬于自己,更不可能存在值得被剝削的東西了。

    聽說貝特街之前還有個雜貨鋪,是老鎮長讓人經營的,允許那兒的垃圾佬們換些生活用品。這在附近一帶可以算是個大善舉了,不過那一家子已經被這群野蠻人用槍子兒趕跑,現在不知道那里還有沒有“商店這”種東西。

    劉九月沒去過那,只聽人說,一群撿垃圾的乞丐住在那里。他們偶爾也會去農場附近撿東西,但往常都會被趕走,除非他們身上帶著籌碼,農場主不想和鄰居起矛盾,通常會準許他們換點青麥回去。

    “感謝您的款待!庇眯渥幽税炎,劉九月花了點時間忍住飽嗝,起身恭敬地說道。

    郭牛搖搖頭,認真地糾正道:“這一切是大人的慷慨,你應該感謝他,不必謝我!

    劉九月羨慕地看了他一眼。

    稀奇了。

    他居然在一名農奴的臉上看見了忠誠!

    不過,更稀奇的是,自己居然還得討好他……

    從用餐的房間出來之后,劉九月招呼著帶來的農奴,把拴在門口的雙頭牛牽上。

    他揮舞著手中的鞭子,似乎是想將壓抑的情緒,發泄在這些人的身上。

    “動作快點,懶狗們,我們該上路了!

    農奴們不敢忤逆他,更不敢忤逆他和護衛們背上的鐵管步槍,紛紛手腳麻溜地解開了雙頭牛身上的繩子,在這位劉大人的催促下上了路。

    然而,人們對美好生活的樸素渴望,光靠一根鞭子是擋不住的。幾個農奴趁著劉九月和倆名護衛沒注意到這里,小聲交頭接耳了起來。

    “剛才的食物也太美味了!

    “是啊,就算是肥年,咱也沒吃這么好過……”

    “這里簡直是天堂!”

    “說起來那個人是……鍋巴?”

    “好像是的!

    “難以置信,居然是他!我差點兒沒認出來!”

    “你說咱們要是投奔他的話……”

    “噓!你可千萬別讓那個背著槍的人聽見了,別怪我沒提醒你,上次那個吹牛要跟著商隊去旅行的孩子,被掛在門口吊了三天三夜,放下來的時候,半個身子都給啃沒了!”

    農奴們噤若寒蟬,不敢再言語了。

    目送著朝貢的駝隊消失在樹林的盡頭,站在療養院三樓窗邊的楚光,忽然一臉羨慕地開口。

    “要是再送我幾頭牛就好了!

    跑來這里蹭飯的夏鹽打趣說道。

    “這算是吃著碗里想著鍋里嗎?”

    這句話是她從楚光那兒學來的,據說是用來形容一個人貪得無厭。雖然她并不覺得用這句話來形容管理者大人是準確的,但用在這時候卻意外的應景。

    “當然不算,”楚光回頭看了她一眼,不滿道,“我教你這句話,可不是讓你對我說的!

    夏鹽輕輕白了他一眼,繼續專心對付起了捧在手里的玉米花。

    雖然楚光總說這是垃圾食品,但她一點兒也不這么覺得。稍微撒點白糖在上面,那味道簡直人間一絕!

    銀幣真是太棒了!

    她已經開始合計著,明天的工資該怎么花了。

    ……

    時間剛剛到中午。

    距離濕地公園約4公里的花園街地鐵站入口,刺鼻的火藥味兒彌漫在街上,連呼嘯的北風都吹散不了。

    一群歡樂的小玩家們,熟練地重復著昨天的工作——拉怪,集火,清點戰果,忙的熱火朝天,不亦樂乎。

    除了兩人沒樂。

    一個是鼴鼠,一個是蚊子。

    這一大一小倆個“包工頭”,為了掃清地鐵站入口到117號避難所大門的這條通道,前前后后已經搭進去400多銀幣了,都購買兩把ld-47步槍了!

    如果今天再不能將這個任務過掉,無論是從時間還是成本上來講,都很難說這1200銀幣的獎勵是否值得了。

    “或許我們應該學學方長老哥他們,”看著站在旁邊的鼴鼠,蚊子愁眉苦臉地說道,“我昨天和老白聊了會兒,他們在通溫室遺址的時候,根本沒用那么多人去堆,雖然花費了一些彈藥,但算下來成本并沒有比我們高多少!

    鼴鼠搖搖頭說。

    “蚊子兄,此言差矣,你以為他們在和你分享游戲心得,殊不知他們只是在凡爾賽。精英戰術?你也不看看他們的隊伍都是什么配置。一套管理者同款外骨骼,一把全服最強機械復合弓,一只讓智力系輸出拉滿的機械手,以及……全服最高感知!

    “這種六邊形隊伍,你跟他們討論什么戰術?他們一人的輸出就頂仨了,保證自己不死就是血賺。咱們要是學他們那套打法,這任務能肝到下個月去。聽我一言,裝備不夠,就得用人海來湊,沒有捷徑可走!”

    道理我都懂。

    但還是好特么羨慕!

    一臉羨慕嫉妒恨的表情,蚊子忍不住嚷嚷了一聲。

    “淦!這群可惡的歐皇!”

    鼴鼠也點了點頭,贊同地說道。

    “是吧?現在明白平衡性的重要了吧?”

    那只機械手的輸出就不合理,投擲物在他手上都快變成炮彈了,策劃大大真的考慮過力量系玩家的感受嘛?還有那個機械復合弓,威力比槍還猛,能穿甲能拋射爆炸物,彈藥還便宜,不削一刀合理嗎!

    當然,如果做完了117號避難所的任務,能給他獎勵一套同級別甚至更牛逼的裝備,那當他啥也沒說。

    我不管,反正歐皇輪不到我就是黑幕!

    先前負責拉怪的張海,總算是核對完了自己的戰果,走來的時候正巧聽到倆人的對話。

    雖然完全沒聽懂,但他還是興奮地湊了一句梗。

    “人海右線永遠滴神!”

    “泥奏凱,你個萌新湊啥熱鬧,自己的序列玩明白了嗎?”正羨慕上頭的蚊子不想廢話,一把硬幣塞他手上,“拿去!不用找了!”

    張海一數,一個銅幣不差,嘿嘿一笑道。

    “謝謝老板!祝老板發財!”

    聽到這句發財,被刺激到的蚊子,眼皮又是一陣猛跳。

    發財?

    再這么玩下去別說是發財,他都快要破產了!

    看出了蚊子的痛,感同身受的鼴鼠嘆了口氣,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

    “加油,勝利就在眼前了。我有種預感,這任務的錢途未必比溫室遺址弱,到時候肯定能賺回來!”

    蚊子兩眼望天,長嘆一聲。

    “但愿!

    事實上,鼴鼠老兄的那句話,并不完全是在安慰他,勝利確實已經就在眼前了。

    這一輪干掉的啃食者有六十七只,比起昨天已經少了很多,而那個叫張海的敏捷系萌新,這次在下面拉怪的時間卻比昨天長了不止一倍,很顯然異種的密度已經沒有之前幾天那么高了。

    鼴鼠心中估摸著,情況樂觀的話,最多再來兩輪,應該就能把這任務給搞定了。

    正巧到了午飯的點,參與攻略的小玩家們稍作歇息,走進道路一側的廢棄商店,用帶來的木炭和撿的樹枝燒了鍋開水。

    萌新們要攢錢買裝備,大多不舍得買很貴的補給,帶著的干糧主要是青麥餅,或者羊角薯做的烤餅。

    這種干糧雖然沒什么營養,味道也很一般,但勝在方便。不管是丟鍋里煮成糊糊,還是直接抱著啃,都能填飽肚子。

    空腹會有低血糖的debuff,影響輸出,玩家們準備等吃了干糧之后,再開始下一波攻勢。

    然而此時此刻,無論是鼴鼠還是蚊子老哥都沒注意到,就在與花園街地鐵站相隔僅僅一條街的公路上,一伙全副武裝的傭兵正在悄悄地進入這片區域。

    他們人數不多,只有八人,裝備雖然不算最精銳的那種,但比起流竄在廢土上的散兵游勇們卻是強了不止一點半點。他們不只裝備了自動武器,其中兩人的背上還背著大腿粗的火箭筒,火力相當充沛。

    看得出來,他們的老板下了血本,吸取了上次失敗的教訓,不但雇傭了更強的傭兵團,而且還給這伙人購買了往返北郊的機票。

    他們的任務很簡單。

    抵達花園街地鐵站,肅清地鐵站下方的異種,然后進入117號避難所,帶著里面的東西抵達撤離點返航。

    其實,情況樂觀的話,原本兩天前他們就該完成這個任務了。然而誰也沒想到,居然還有一伙人也盯上了117號避難所。

    那些人似乎是來自清泉市北郊新近崛起的幸存者勢力,根據巨石城電臺那個滿嘴跑火車的主持人的說法,這些人不但干掉了血手氏族,還干掉了76號街的變種人,近期更是和路過北郊的企業勾搭上了。

    雖然那些人的裝備很弱,自己這邊優勢明顯,但沒人敢掉以輕心。

    尤其是昨天,前往高樓建立狙擊點的偵察兵傳來消息,說是發現了疑似覺醒者的目標。

    覺醒者!

    作為這十二人的隊長,普里特覺得,事情恐怕沒有想象中的那么簡單。

    沒有立刻動手,他們占據了一棟半坍塌的沿街樓房,放置電臺,在這里建立了臨時指揮所,與先行抵達前線的偵察兵取得了聯絡。

    “卡爾,昨天的那個覺醒者還在么?”

    稍作等待,通訊頻道里傳來偵察兵的聲音。

    “不在了……我懷疑他并沒有完全覺醒,但已經出現了覺醒的征兆!

    普里特沉聲道。

    “能力是什么!

    卡爾回答說。

    “可能與直覺系或者精神系有關!

    直覺系或者精神系。

    普里特的眉頭緊緊皺起。

    所謂覺醒,既是身上一部分性狀“異種化”,表現出一些異于常人的特質。

    可能導致覺醒的誘因有很多種,比較常見的是使用基因改良藥劑,或者在生死關頭激發了求生本能,導致基因片段中未被激活的片段得到了顯性表達。

    相對于“風險可控”的機械義體改造而言,覺醒無疑是一條布滿荊棘的道路,雖然能帶來強大的力量,但并不是沒有代價的。

    然而不可否認,覺醒者確實難對付,尤其是精神類與直覺類,很多能力簡直強的毫無道理,令人防不勝防。

    就像輕武器中的能量武器分支一樣!

    “那群人正在準備第二波攻勢,我感覺地鐵站下面的異種已經被他們清理的差不多了……頭兒,我們什么時候動手?”

    普里特淡定地說道。

    “不慌,等他們把異種從下面引出來!

    將異種從地鐵站下面引出來集火或許是個天才的主意,然而這些人顯然沒有意識到,自己弄出來的動靜和屁股后面的破綻有多大。

    普里特的思路很明確。

    他們根本沒必要和那些幸存者硬碰硬,只需要安靜地等待異種們傾巢而出,趁著那些幸存者們揮舞著冷兵器沖上去再順勢殺出。

    就算有覺醒者又如何?

    將這些打成一片的幸存者和異種們一口吃掉,就和吃掉一塊夾心餅干一樣輕松。

    想到這里,普里特的臉上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他會給這些幸存者們上一課。

    告訴他們什么叫螳螂捕蟬,黃雀在后!

    -

    (這周日開始恢復兩更,感覺被掏空的身體恢復一點了。_(:3」∠)_)

    ,::
小說推薦
最近中文字幕高清1_亚洲人成77777在线播放网站_在线观看永久免费视频网站_最好看的2019年中文字幕电影